第三百九十五章 我将归来

《神武之三界封魔》 弄蛇者/著,本章共3369字

查看目录

  真正的决战还未到来,但阴影似乎已经笼罩了整个三界,到处都在备战,物资、军队、粮草、百姓,太多太多的人都被这一股可怕的漩涡卷了进去。

  每一个人都能够感受到世界的变化,青河镇的百姓们也谨慎了许多,街上的人也越来越少,像是瘟疫来袭一般,一个个都窝在家中。

  这一个多月来,叶青峰过得很平淡,也很充实,但更多的是辛苦。

  既然想要融入百姓的生活,他自然不可能整日在家清闲,他选择和秦老哥一起,去干秦老哥平时干的一些事。

  这下可把他给累坏了,锄草、开垦土地、挖坑、播种、灌溉,所有的事他都在跟着做,他是法力者,他用着用不完的体力,但是却觉得倍感疲惫,甚至连秦老哥都不如。

  秦老哥一边干活,一边说着话,唱着古老的歌谣,似乎很自在的样子。

  而叶青峰却苦恼无比,做什么错什么,或者做完这件事又忘记了下一件事,重复灌溉,也伤害了种子。

  凌霜月给他送水送饭,和秦嫂子一起忙活着厨房,倒是不亦乐乎,似乎很沉醉其中。

  “青峰啊,你看这些种子,它会生根发芽,在春天的时候会茁壮成长。”

  “这就是咱们碗里的馒头,锅里的面啊。”

  “靠着这些,我们百姓才能活下去,你啊你,好好的一个大英雄不当,跟我来干这个干什么?你可不知道,乡亲们最近对我意见老大了,说我就知道仗着哥哥的身份欺负你,我冤不冤啊。”

  叶青峰看着这辽阔的土地,看到了远处一个个佝偻的背影,小的只有八九岁,老的甚至有五六十岁,都埋头干着活,有时候还隔老远互相喊着,说着话。

  他们干着最辛苦的活,却像是活得很洒脱。

  叶青峰知道,这不是洒脱,这是苦中作乐已经习惯了,这是百姓的纯朴。

  叶青峰的心很痛,很复杂,他觉得自己是做不下来这些的,而这种事,他们却要一直忍受,一代又一代,一辈又一辈。

  今我何功德?曾不事农桑。

  叶青峰叹了口气,坐在了土边,看着四周的天地,只觉心在往下沉。

  “哈哈哈哈!”

  一声大笑传来,李老头拿着一个破水壶走了过来,递给了叶青峰。

  叶青峰接住喝了几口,不禁道:“李老大爷,你不累?”

  李老头笑道:“青峰啊,你平时与人战斗,辛苦吗?”

  叶青峰摇头道:“不觉得辛苦。”

  李老头道:“但你要我去拿剑,去战斗,那可就是要了我的命了。这个活儿你干不来,你的活儿我们也干不来,这并不能说明什么,这只是各司其职,所做的事不同罢了。”

  “可是我......”

  叶青峰话刚出口,李老头便摆手道:“我听凌姑娘说过,你是想试着融入我们,体会人间的疾苦。”

  “不,不是这样的。”

  叶青峰道:“我没有把自己放的那么高,我本就属于这片天地,我不是来体验人生的。”

  李老头大笑道:“青峰啊,你想得太多了,做人没有那么复杂,其实就是大家都在做自己的事,仅此而已。”

  “做好自己的事,古人说得好啊,那叫仰不愧天,俯不愧地,内不愧心,这就够了。要体会什么人间疾苦?每一个人的苦都不相似,你是体会不过来的。”

  李老头擦了擦脸上的汗水,拿过水壶,自己喝了一口,抿了抿干涸的嘴唇,咧嘴道;“你知道,百姓是苦的,这就足够了。”

  叶青峰在原地愣着,他没有想到,李老大爷作为镇力有名的混账人物,吹牛大王,竟然能说出这样一番话来。

  而李老头却是拍了拍叶青峰的肩膀,道:“你看啊,这四周干活儿的乡亲们,你发现了什么吗?“

  “发现了什么?”

  叶青峰疑惑无比,抬头一看,只见到处都是人,实在没有什么值得奇怪的。

  但仔细一看,又觉得有点不对劲,大多都是老人和小孩子,也有妇人,但偏偏没了青壮年,似乎二三十岁的汉子都没在。

  他不禁愣道:“这是什么情况?还有的人呢?”

  李老头道:“你看出来了啊,他们都不在,参军去了。”

  “什么?参军?”

  叶青峰不禁惊声道:“为什么要去参军?不,我的意思是,朝廷现在不应该需要征兵啊。”

  “六天前开始的,就在镇头。”

  李老头笑道:“大伙儿都去了,报效祖国去了。”

  “胡闹!”

  叶青峰腾地站了起来,大声道:“面对无启魔国和灵墟碎层,他们去有什么用,这不是胡闹吗!我这就去长安,问师父到底是什么情况。”

  凌霜月也走了过来,满脸疑惑。

  李老头道:“别问了,官老爷们都说了,这是圣上的命令,说是战事太严重了,需要兵丁啊。”

  “他们也知道危险,也舍不得离开啊,但还是都去了。”

  “哈哈哈!谁叫我们是青河镇的人呢,我们青河镇出了两位英雄,叶大侠叶英雄,小叶大侠,也是英雄啊。”

  “我们青河镇的百姓,受人尊敬,出去都有面子,好多外地的过来,都说我们青河镇了不起。我们不能拖后腿,我们英雄之乡,大伙儿不能平时只沾荣光,关键时候却临场退缩,那不行的。”

  “所以都去了,我们怎么样也要争这一口气,无论是为了叶大侠还是为了你,也是为了我们自己,我们也是大唐的百姓啊。”

  李老头又喝了一口水,手背在背后,佝偻着身躯缓缓离开。

  他的声音依旧传来:“咱们要争气,咱们是英雄之乡,不能给青峰丢脸,也不能给叶大侠丢脸。珠玉在前,总该是学习到一点的。”

  叶青峰呆在原地,瞪大了眼,忽然是雨泪俱下,张着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,发出沙哑的吼声。

  凌霜月连忙拉着他,摇头道:“青峰,要冷静啊,这是他们的选择。”

  叶青峰捂着脸,泣不成声道:“我...我没有想到他们...霜月...我......”

  “我知道,我知道。”

  凌霜月从背后抱着他,低声道:“我都知道的,你感动,但你知道他们做的是对的,没有人有理由去阻止他们,这是天下大义。”

  叶青峰道:“我该高兴吗?他们如此伟大,但我怎么能让他们去送死。”

  凌霜月轻声道:“每一个人,选择离开自己的父母妻儿,选择离开自己的家乡,都需要付出巨大的勇气,需要的是一颗伟大的心。这样的决定,不可能是一时冲动,也不可能是头脑发热。”

  “青峰,他们是经过深思熟虑,才做这样的决定的,和我们一样,没有区别。”

  “我们选择去战斗,又怎么能阻止他们去战斗呢?”

  叶青峰摇着头,哽咽道:“霜月,我们回家。”

  叶青峰奔跑着,看着街道上稀疏的行人,冲到了镇头,他看到了长长的队伍,数百人依旧排着队,无数的人围在那边,有人哭泣,有人流泪,也有人充满自信。

  叶青峰只是看着,他不敢靠近,他不敢去想,自己如果露面,又将怎么去面对这些人。

  他深深吸了口气,只觉心乱如麻,一时之间,甚至不知道该如何自处。

  凌霜月依旧握着他的手,她也是轻轻一叹,道:“这就是天下苍生,青峰,你影响了他们,他们都是伟大的人。”

  叶青峰攥紧了拳头,没有说话,还是缓缓回头,回到了自己的小家。

  他开始收拾东西了,他要离开了。

  不,不是离开,是归去。

  战场,才是他现在该去的地方。

  凌霜月道:“真的要走了?”

  “嗯。”

  叶青峰沉声道:“我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的感情,霜月,这些都是我的乡亲们,我不希望他们有事,但我却没有资格去阻止他们。”

  “我能做什么?我只能回到天策府,我要把自己投入到战斗中去,我希望这一战能赢,能早点赢,能少付出一些代价,就少付出一些代价。”

  “我希望他们都活着回来,尽量都活着回来,多回来一些人。”

  “他们要是全死了,我怎么对得起他们的亲人,这里已经遭受过灾难了,不该再有第二次了。”

  凌霜月低声道:“好,我们回天策府,我们去战斗,我一直站在你的身边。”

  而此刻,在遥远的江南,狭窄的小巷到处都挤满了人,一个个看着前方的慕子白。

  “慕大侠,咱们听你的,不吵不闹,好好把这段时间熬过去。”

  “对,原因我们都知道了,朝廷这是在保护我们,我们绝对不给你们战士添麻烦。”

  “我想去参军,他妈的,让老子背井离乡,老子就砍掉那些水鬼的脑袋瓜子。”

  在场喧嚣一片,但众人的脸上已经没有了怨气,只有慕子白和花解语知道,这一个多月有多不容易。

  慕子白道:“诸位安静,请听我说。”

  在场顿时安静了下来,一个个都看着慕子白,目光尊敬,他们听过慕子白和花解语太多的传说。

  慕子白也看着众人,大声道:“战争的时代,管制会很严格,大家一定要理解,前方的战士要去洒血了,我们也将奔赴战场,我们希望后方的百姓们安定,多忍忍,多理解。”

  “你们安定,我们才能专注于战斗。”

  一个虬髯大汉拍着胸脯道:“慕大侠你放心,有我陈胡子在,谁他妈敢闹事?战士们去拼的是命,流的是血,我们这些缩头乌龟在后边还不清净的话,就别怪我陈胡子翻脸揍人。”

  “也算我一个,他妈的,谁敢给前线的战士添麻烦,老子就揍得他叫爷爷。”

  在场闹腾了起来,而慕子白和花解语对视一眼,是如释重负。

  两人走众人的恭送下走出了小巷,慕子白道:“是时候回去了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花解语道:“这边终于是安抚下来的,但恐怕坚持不了太久,我们必须要尽快投入到战斗中去。”

  慕子白道:“是啊,这样的情况,实在太不稳定了。”

  两人默契无比,都似乎可以感受到对方的心。

游戏特色

神武4
  • img
  • img
  • img
  • img
  • img
  • 多元社交
  • 策略战斗
  • 百种玩法
  • 十二门派
  • 休闲养成
  • 神武4手游
    • img
    • img
    • img
    • img
    • img
    • 多样战斗玩法
    • 人脸识别头像
    • 萌宠策略养成
    • 主角个性装扮
    • 快乐社交手游
    收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