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九十二章 棋

《神武之三界封魔》 弄蛇者/著,本章共3274字

查看目录

  夜,冬夜。

  霜寒露重,残月当空。

  白光缓缓泻下,大地披上了银纱,楚烟云盘坐在床上,忽然身影微颤,低吼道:“谁!”

  月光渐渐撕开黑暗,一张苍白的脸露了出来,这张脸很安静,眉头微微皱着,像是在专注,又像是在沉思。

  楚烟云直接站了起来,眼中颇有防备,疑惑道:“是你?你来干什么?”

  修罗鬼王就坐在窗前的椅子上,月光透过纸窗,将他的脸照得阴晴不定,像是晦明变化的月色。

  他声音沙哑,缓缓道:“是我,你毕竟还是认得我。”

  楚烟云眉毛一掀,更加疑惑,沉声道:“废话,又不是没打过照面,当我那么健忘么?”

  说到这里,她又像是想起了什么,连忙道:“不对,你不在幽蓝之地来这里做什么?有什么目的?”

  修罗鬼王看着她,目光柔和,却是不说话。

  楚烟云被他看得发毛,微微退后两步,道:“你这是闯女儿国皇宫,我甚至可以杀了你。”

  修罗鬼王道:“我想你了。”

  楚烟云心脏猛然一跳,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,瞪大了眼,连忙看了一眼周围,接着压着声音道:“你疯了?大老远过来发疯?”

  修罗鬼王摇了摇头,却是看向窗外的残月,低声道:“其实你知道的,我是一个清醒的人,无论何时何地,哪种状态下,我都无比清醒。”

  说到这里,他微微一顿,道:“所以我更清楚的知道,我想你了,我觉得我应该来看看你。”

  “疯子吧你!”

  楚烟云觉得自己的喉咙都在发干,攥着拳头道:“你是不是疯了?说这些莫名其妙的话。”

  修罗鬼王叹了口气,他依旧没有回头,白月之下,他的脸更加苍白,像是那房上的霜。

  他的声音沙哑而低沉,但却有一种莫名的磁性。

  “很久以来,我都在想一件事情,如今我找到答案了。”

  楚烟云愣道:“什么事情?”

  修罗鬼王缓缓道:“我在想,我到底算不算是一个生命。”

  这个问题让楚烟云沉默了很久,才试着说道:“鬼魂...也是灵魂,该是算的。”

  “是啊,我也算是生命,我也算是一个人,哪怕是借尸还魂的鬼灵。”

  修罗鬼王轻声道:“我有着正常人的思想和意识,自然也有着正常人的情感,当你从那就是之中醒来的那一刻,我的心跳就从未恢复过正常。”

  “什么?”

  楚烟云渐渐张大了嘴。

  修罗鬼王道:“我在想,为什么天下还有这样英姿飒爽的女子,我在想为什么我偏偏对你无比动心,为什么是我帮助姜书雪拯救你出来,为什么你的实力和我是如此相近。”

  “好多问题我无法回答,在女儿国,在琉璃妖塔,我都情不自禁站在你的角度考虑问题,我希望你不会为难,我害怕你被蚩尤怀疑,我害怕你搞砸了姜红樱的事,我恨不得用尽我的智慧,来让你轻松一些。”

  “我是一个聪明人,我只是在说一个事实,从来不骄傲,也从来不进行虚伪的妄自菲薄,我从不否认我聪明这一点,但我第一次站在别人的角度思考问题。”

  “后来我才知道,原来我早已把你当做了我自己,我的灵魂似乎已经到了你的身上,再也无法归来。”

  楚烟云看着他,然后摇头,再次退后了几步,一下子坐在了床上。

  她张了张嘴,道:“你...你别说了啊,你别说这种话,我...我不听。”

  修罗鬼王哪里会管这些,而是继续道:“我开始心痛你被囚禁这么多年,我开始理解你的遭遇,理解你对自由的渴望,理解你的孤独,以及你的一切。”

  “我的心像是连在了你的身上,痛你所痛,悲你所悲,欢你所欢。”

  “够了。”

  楚烟云心乱如麻,连忙道:“多大年纪的人了,说这种话做什么,那是年轻人玩的游戏。”

  她几乎都不敢看修罗鬼王了,心中不断浮现着在琉璃妖塔旁,两人说的每一句话。

  修罗鬼王道:“难道,我们的心不是永远年轻吗?”

  听到这句话,楚烟云顿时身影一颤,整个人几乎都软了。

  她想起了曾经很多事,那时候年龄并不大,自己的确很年轻,但上一任女皇总是说自己不小了,该成熟了,该懂事,慢慢接手女儿国了。

  自己顽皮,喜欢打打闹闹,潇潇洒洒,没什么心机,做事也没个规矩,哪里受得了这种约束。

  如今这一句“永远都年轻”实在让她感动,她看得出,修罗鬼王是真心懂自己,知道自己的心。

  而修罗鬼王继续道:“我以为这些话我永远都说不出口,因为你是九黎的人,你是女儿国的人,而我孤魂野鬼一个,还妄想做出一番事业来。我们的身份和立场都是千差万别。”

  楚烟云道:“只要有志气,也未必做不出事业来,说什么妄想不妄想的,我看你就是故意贬低自己,这是自怜。”

  修罗鬼王道:“或许吧,我明白我们之间是不可能的,我们各自的羁绊都太深,现实都太复杂。但是现在我终究还是过来了,这个决定不是冲动的,我至少思考了四个月。”

  楚烟云缓缓抬起头来看着他,看着这张苍白的脸。

  修罗鬼王依旧看着月亮,他似乎没有勇气看楚烟云。

  他继续道:“但真正的决战要来了,我幽蓝之地位于灵墟之旁,必然是首当其冲。幽蓝之地肯定是没了,我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坚持下去,这一场大劫,我很可能将会死去。”

  楚烟云连忙道:“你可以退啊,你去东海龙宫,你逃,天下之大,何处不能容身?”

  修罗鬼王道:“我有我自己的尊严,我不可能真的去做一个孤魂野鬼,所以我不知道我还能不能活下去,但我知道的是,我在死之前,一定要把这些话说给你听的。我要你知道,即使是在这个混乱的时代,也有一个人心中始终有你,在意着你。”

  “你......”

  楚烟云忍不住捂住了脸,摇头道:“你到底要做什么啊修罗鬼王,你说这些话来骗我有什么意义,我在女儿国没有实权,我也不想要权力,我不能给你带来什么利益,你不要说这种话来骗我的心行不行?”

  修罗鬼王终于回头,看向楚烟云,他的眼中似乎有光。

  “如果你认为我是来骗人的,我也理解你,我知道我出现的如此突兀,如此不合时宜。”

  他站了起来,轻声道:“我要走了,希望你之后平安吧,不要总是太拼命。如果有一天你走投无路了,就捏碎它。”

  一个玉简直接扔给了楚烟云,修罗鬼王继续道:“捏碎它,我就能知道你的位置,那个时候,如果我活着,我会来救你,无论付出什么。”

  说完话,他不待楚烟云回答,便直接飞出了窗外。

  “我不要,你站住。”

  楚烟云连忙站了起来,跑到窗口一看,外边早已没了修罗鬼王的身影。

  霜寒月明,白雾飘进,她缩了缩身子,低头看向手中的玉简。

  璞玉白皙,带着温热的气息,这是一份承诺。

  一个不该做出这个承诺的人做出的一个不合理的承诺。

  楚烟云关上了窗户,把玉简紧紧握住,她的心不能平静。

  想到刚才修罗鬼王的一句句话,她感觉自己要窒息一般,像是有个东西把自己的心束缚住了,总是想着他会怎么样,难道混沌帝玉那边已经开始对幽蓝之地动手了吗?

  她叹了口气,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变化,但这件事却一定不能让其他人知道。

  只是华钦老祖虽然所有的神识全部都在青丘帝陵,但也不可能没发现修罗鬼王来过,这件事需要坦白,但内容却一定不能坦白,说出去不像话。

  就说...就说修罗鬼王来求联合,发现姜书雪不在,便找到了自己,被自己拒绝了。

  嗯,只能这么说了,恰好姜书雪的确不在,她去了皇女的宫邸。

  楚烟云心中没有发现,为了修罗鬼王,她开始对姜红樱撒谎了。

  而修罗鬼王极速回到幽蓝之地之后,发现幽蓝之地数万族众已经全部聚集在大广场上的,密密麻麻到处都是人,队伍却很整齐。

  他们似乎等自己已经很久了。

  修罗鬼王飞了过去,悬在虚空之中,看着无数的氐人族众,大声道:“知道为什么把你们聚集过来吗?”

  众人面面相觑,自然没有人回答。

  修罗鬼王道:“这一段时间,死了不少人,都是我们的同胞,是我让公主这么做的,原因想必你们也知道......叛逃。”

  “杀了他们,你们当中有人觉得杀得好,有人觉得我穷兵黩武,有人有怨言,有人直接是恨上我了,认为我在草菅人命。”

  “其实不必有那么多的理解,我杀他们的原因很简单,只有一个,就是我讨厌懦弱!我认为这种人不配做氐人!”

  整个广场寂静一片,鸦雀无声。

  修罗鬼王看着他们,忽然厉吼道:“烈火降临,灾难来袭,有人挺身而出,有人背水一战,也有人,临阵脱逃。我不杀他们杀谁?难道我要去杀英雄,而不杀懦夫?”

  “氐人族历史悠久,传承到现在靠的不是懦弱,是勇敢和智慧,是坚韧不拔的意志,是团结勤劳的百姓。”

  “在这等生死关头,有人却只想着逃命,他们不该死吗?”

  场中的气氛压抑到了极致,幽蓝直接大声道:“那种人该死!那是氐人族的耻辱!”

  声音发出,四周百姓的怒火似乎被点燃了,一个个也跟着骂了起来。

  他们之中或许也有懦夫,但懦夫更擅长鄙视他人,所以骂得最起劲。

  修罗鬼王看着这一切,心中却不禁轻叹:“这一步棋,不知是对是错啊。”

游戏特色

神武4
  • img
  • img
  • img
  • img
  • img
  • 多元社交
  • 策略战斗
  • 百种玩法
  • 十二门派
  • 休闲养成
  • 神武4手游
    • img
    • img
    • img
    • img
    • img
    • 多样战斗玩法
    • 人脸识别头像
    • 萌宠策略养成
    • 主角个性装扮
    • 快乐社交手游
    收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