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九十章 春江水暖鸭先知

《神武之三界封魔》 弄蛇者/著,本章共3247字

查看目录

  天气晴朗无比,碧空万里如洗,丝丝缕缕的残云就如白水一般,似乎要垂落而下。

  风轻轻吹拂着,枯枝上的雪花飘落,漆黑湿润的裂皮下,似乎有嫩芽生出。

  清水悠悠荡荡,几只鸭子嘎嘎叫着,听起来像是夸张的笑声。

  远处有小船划着,采莲的女娃此刻无莲可采,便用手划拉着水,发出咯咯的笑声。

  地上很干燥,灰尘上了天空,不知飘向何方。

  人声鼎沸,青河镇热闹非凡,街道人头攒动,车马经行。

  只是要打仗了。

  叶青峰心中微微一叹,说不出是高兴还是难过,回到故乡,而故乡如此美好,本应该开心才是,但心中总有一种莫名的失落感,像是这一切的美好都要在瞬间破碎一般。

  这是虚妄。

  繁华总是脆弱的像一张纸,黑暗轻轻一捅,便要将它撕裂。

  “瞧,河中好多鸭子啊。”

  凌霜月的声音轻快无比,像是一个刚刚走出闺房的少女,对一切都充满了期待,充满了好奇。

  叶青峰心中微暖,笑道:“因为冬天快过了,不是太冷了,鸭子也就出来了。”

  凌霜月道:“为什么冬天会过去呢?”

  这个问题像是小孩子的提问,叶青峰哑然一笑,但笑容却又渐渐凝固。

  他愣了愣,沉默了许久,才点头道:“因为冬天总会过去的。”

  凌霜月脸上依旧是轻松之色,她眯眼道:“所以你为什么要担心太多,寒冷的冬天总会过去,现在世界的冬天快来了,你应该多考虑考虑春天的事。”

  “这里会开花,树枝会变绿,天气会变得暖和起来,冰河初融,春暖花开,万物勃发,世界苏醒。”

  说到这里,凌霜月微微一顿,又道:“就像是你的家。”

  我的家?

  叶青峰瞬间想到了那一片废墟,那是烈火焚烧之后的痕迹,是鲜血染红又被烧黑的石块,是灰烬,是尘埃,是风雨洗涤过后的大地,是烈日暴晒过后的场所。

  它现在怎么样了?

  在十多年后,它怎么样了?

  叶青峰和凌霜月走啊走,看到了自己的家,两进小院,数间房屋,干净整洁,一尘不染,像是有人经常打扫。

  是啊,它重获新生了,从废墟变成了崭新的面貌,它坚实的身躯可以挡住风雨和烈日,可以隔绝寒冷与酷热。

  它就在那里,虽然不会说话,却像是在诠释着什么。

  叶青峰又点了点头,他脸上也渐渐有了笑容,道:“一切都会过去的,即使是这片房屋在十多年的岁月中,已经被折磨得不成样子了,但我们又亲手把它建了起来。”

  凌霜月道:“所以我从来不曾绝望,即使失落,即使沮丧,即使觉得前路艰难,即使在很长一段时间内,我过得不好。”

  叶青峰轻轻一笑,道:“我明白了,我知道该怎么做了。”

  凌霜月倒是愣住了,她噗嗤一笑,道:“我只是叫你心态好一些,你怎么就明白该怎么做了?”

  叶青峰忽然转身,将她拉近怀里,紧紧抱住。

  他听到了凌霜月的惊呼,闻见了她秀发的馨香,感受到了她身体的颤抖和心脏的跳动。

  “干什么...放开啦,光天化日,你...”

  凌霜月的语气急促无比,但却又无法挣脱。

  叶青峰道:“我明白我要做的是守护,不单单是这片天下,还有你,还有许许多多的挚爱的人。我不该沮丧,不该失落,虽然这是人之常情,但现在的我不该是一个常人,我要担得起一些东西,才能够守护一些东西。”

  凌霜月停止了挣扎,她只是拍着叶青峰的背,轻轻道:“青峰,你是不是太紧张了?这种执念有时候是好事,但有时候会害了你,过于固执,在战场之上,会失去理智的。”

  叶青峰摇了摇头,道:“我很清醒,我已经不再是三年多前,那个头脑发热,提着剑就要去砍的十八岁青年了。霜月,我二十一了,等几日新年一到,我就快二十二了。”

  “对于世俗来说,我们不再年轻了,圣上在我们这个年龄,已经快平定天下了。”

  “我这不是固执,我这是信念,是一定要打赢的信念。”

  他笑道:“这一战,我们一定会赢,就像在进寒冰宫之前,我说我们一定可以活着出来一样。”

  “说得好!”

  一个声音忽然从后边传来,吓得叶青峰和凌霜月连忙放开对方。

  只见秦大哥大步走来,满脸严肃,沉声道:“青峰老弟,你说的太好了,我们一定可以赢的,我们大唐没有打过败仗,管他是谁,都毁不了我们!”

  凌霜月的脸红扑扑的,喊了一声秦大哥,不好意思地躲到了叶青峰身后。

  叶青峰却是有点意外,不禁愣道:“秦大哥,你...你是知道要打仗了?”

  “这谁不知道?”

  秦大哥走来,摆手道:“这几个月来,到处都是军队在集结,到处都在操练,各种物资送往长安,也送往各地,咱们老百姓虽然念书少,但也还是看得出来,恐怕是不对劲了。”

  叶青峰和凌霜月对视一眼,没有说话。

  秦大哥道:“听镇上那些人说,东边南边的百姓都往内部撤了,好几十万人呐,几个月之内就全部安置在了江南。那边建了好多房屋,也拍了好多兵过去,还有粮食什么的,说的是水鬼要登陆打杀我们。”

  叶青峰连忙道:“秦大哥,这些消息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知道的?”

  “一年多前了。”

  秦大哥笑道:“唉,青峰啊,我听镇上的老人说,我们这些老百姓,其实就是水里的鱼,这个水是冷是热,有什么动静啊,我们是第一个感受到的。”

  “只是现实多苦,大家忙于生计,不怎么去注意这些,即使是注意,也没法子解决。”

  “还是要靠你们这些大英雄啊!”

  说到最后,秦老哥又嗟叹起来,嘴里喃喃念叨着什么,听不大清楚。

  而叶青峰却是心中颇有所感,是啊,百姓们就像是水里的鱼,也像是那河里的鸭子,水怎么变,不是岸上的人最先知道,而是他们最先知道。

  只是他们不说,也说不出啊。

  叶青峰道:“秦大哥,这一次回来,我想住一段时间,好好在青河镇过过生活。”

  凌霜月微微一愣,事先叶青峰的说法,只是回来待个两三天,见一见青河镇的乡亲们,然后就赶紧回天策府报到,现在却突然变了主意。

  秦大哥闻言顿时大喜,激动道:“好啊!太好了!自从你去了天策府学艺,就没回来好好住过了,最长的一段时间,也就是上次回来盖房子吧?哈哈哈!这一次你可要多待一段时间。”

  “没有问题。”

  叶青峰也笑了起来。

  秦大哥连忙道:“那你们好好看看,看看这房子啊,你嫂子一直给你们看着的,隔几天就来打扫一下。我赶紧回家,让你嫂子多准备点好吃的,把我那瓶埋了十四年的好酒拿出来,让你喝个爽快。”

  他大笑着离开,而叶青峰脸上的笑容却渐渐消失。

  他看向凌霜月,道:“在想我为什么决定留下?”

  凌霜月轻轻嗯了一声。

  叶青峰道:“因为我发现,我这些年离百姓越来越远了,我本来也是百姓,但我很久很久没有真正的去融入他们的生活了,我感受不到其中的酸甜苦辣了,我像是...上了岸。”

  凌霜月低声道:“是秦大哥的话触动了你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叶青峰道:“也可以这么说吧,我想,我一定要在这里待一段时间,我才会明白我真正想要什么,该怎么做。”

  “我想我也是。”

  凌霜月笑道:“我一直喜欢这人间的温情与烟火,却好像一直高高在上,从未真正融进去,我也该去感受一下,人间的欢乐与疾苦,百姓的生活。”

  两人达成了默契,惺惺相惜,对视一笑。

  黄昏,小院,日刚落,月刚出。

  风已静,火已燃,酒已热。

  看着酒坛上的泥土,叶青峰一直在发愣,最终才疑惑道:“秦大哥,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,这是你十四年前埋下的酒啊,那时候你还跟我说,什么我成亲的时候送给我,怎么现在就......”

  秦大哥咧嘴一笑,道:“差不离差不离,霜月妹子都在这儿了,也是一样的嘛。”

  “可是你......”

  叶青峰话刚出,凌霜月便拉了拉他的衣袖,示意他不要再说了。

  于是开喝,或许是因为情怀,也或许是因为岁月,这酒的确香醇可口,叶青峰甚至觉得,这比醉仙楼的女儿红都好喝。

  一喝就收不住了,你一杯,我一杯,一坛很快见底。

  两人无话不谈,各自吹着这些年的是是非非,凌霜月在一旁双手托腮,仔细看着两人,脸上带着满足的笑意。

  “青峰啊,青峰老弟,你侄子还等着跟你学武呢,哈哈哈。”

  秦大哥笑着,送叶青峰两人回到各自的房间。

  夜已深,天地似乎都安静了。

  凌霜月悄然走进叶青峰的房间,轻轻叹了口气,道:“他还是怕。”

  叶青峰点头道:“是啊,要不然怎么会把为我成亲准备的酒都挖了出来呢,秦大哥是怕我回不来了。”

  凌霜月道:“看得出,他对这一战很绝望。”

  叶青峰缓缓道:“每一个百姓,都对战争绝望,不止是这一战,是每一战。可我们又能做什么呢,我只能想着...轩辕黄帝当初为何不杀了蚩尤,大禹为何只是镇压混沌帝玉,否则,又哪里来的这么多烂事。”

  凌霜月苦涩一笑,道:“我们能做的,只有尽力守护他们。”

  “是守护我们。”

  叶青峰说了一句,黑暗的房间中,两人的目光交织,心中有一种莫名的信念感。

游戏特色

神武4
  • img
  • img
  • img
  • img
  • img
  • 多元社交
  • 策略战斗
  • 百种玩法
  • 十二门派
  • 休闲养成
  • 神武4手游
    • img
    • img
    • img
    • img
    • img
    • 多样战斗玩法
    • 人脸识别头像
    • 萌宠策略养成
    • 主角个性装扮
    • 快乐社交手游
    收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