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七十九章 战胜自己

《神武之三界封魔》 弄蛇者/著,本章共3394字

查看目录

  这是一片辽阔的土地,寸草不生,寸木不长,只有火红的泥土与沙石,只有那凸起的小山包和干裂的沟壑。

  这是一片荒原,不知道多久没有见过水的荒原,干热的风一直刮着,卷起了漫天的沙石,拍打在脸上痛楚无比。

  烈日像火一般,似乎要将大地点燃,在这一片天地之中,生命早已绝迹。

  慕子白吞了吞口水,只觉喉咙又干又痛,嘴里也是像是吞了沙子,火辣辣一片。

  他艰难朝前走着,步履蹒跚,披头散发,狼狈不堪。

  他似乎从来没有如此狼狈过。

  “在那边!”

  一声大喊忽然响起,三道流光激射而来,稳稳站在了他的前边。

  慕子白看着这三个人,忍不住闭上了眼睛,咬牙道:“还真是阴魂不散。”

  这三个人,和他长得一模一样,只是衣服不一样。

  慕子白的衣服是以淡青色为主,白色为辅,而前方这三个人,分别是红衣、蓝衣和墨绿色的衣服。

  他们都是慕子白,但气质却各不一样。

  红衣慕子白气质华贵,一脸傲然,眼中透着的是不屑与贪欲。

  蓝衣墨子白气质淡雅,清新脱俗,现实不食人间烟火的谪仙人,眼神深邃,面无表情。

  绿衣慕子白则是一脸慌张和恐惧,双手握着扇子,似乎很急躁。

  慕子白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,道:“你们不必跟着我了,我不可能和你们任何一个融合的,我就是我。”

  红衣眉头一皱,冷冷道:“你到底是怎么想的?你是你,但我也是你,我们是同一个灵魂,谁也离不开谁,你为什么就不选择我?”

  慕子白道:“你的路,不是我想走的路。”

  “快别傻了行不行?”

  红衣大声道:“我们是江南世家的唯一继承人,书香门第,受人尊敬,富甲一方,生活优渥。如今我们又为三界立了这么多的功,做了这么多的事,已经名满天下了。只要我们融合,出去之后,努力战胜蚩尤和混沌帝玉,便是再造玄黄之功成。”

  “那时候,裂土封王,一方至尊,多么风光啊!”

  慕子白摇头道:“别说了,名利权势,都不是我的追求。”

  “很好。”

  蓝衣忽然开口道:“不愧是我,果然品性高洁,不惹俗气。与我融合吧,我们出去战胜蚩尤和混沌帝玉,维护了天下苍生,然后回七星方寸修道,去追求天道,感受天道,这才是我们修道之人的归宿。”

  “朝闻道,夕死可矣啊!”

  慕子白依旧摇头道:“一心追求天下,割裂感情和世俗,这是我以前的追求,但现在不是了。道法自然,我只想遵从我的本心,养父母终老,伴解语终身,于此同时,研究道法,感悟天地。”

  蓝衣脸色淡然,缓缓道:“你的道心都不够纯粹,又如何去研究道法,追寻天道?俗事缠身,娇妻儿女羁绊,你的心又如何实现空灵?”

  慕子白道:“空灵是心境问题,和俗事与亲人无关,若心静,则自然空灵。人法地,地法天,天法道,道法自然,便是此意。我顺其自然,便是追求天道。”

  “快别说了。”

  绿衣忽然大声道:“什么名利,什么天道啊,有命去管这些东西的时候再说吧。蚩尤是谁啊?上古魔帝,魔功滔天,所向披靡。混沌帝玉也是上古神物,拥有强大的混沌之力和无数的爪牙。”

  “他们两人才是这三界的主宰,我们怎么可能打得过啊,照我说出去之后,就直接找个机会离开,找一个世外海岛,暂时隐居躲避,等大战结束之后,再考虑其他莫名其妙的事情不行吗。”

  他拉着慕子白的手,道:“跟我融合吧,出去之后我们就逃,真的打不过的,就算打过了,我们是众矢之的啊,肯定也会死的。命都没了,哪有其他东西,要是不甘心,把解语也带着逃嘛,做一对孤岛夫妻,相亲相爱,繁衍后代,多好啊。”

  慕子白将他推开,摇头道:“懦弱胆小,临阵脱逃,贪生怕死,这不是我的路。”

  他看着眼前三位“自己”,深深吸了口气,缓缓道:“事情已经说了很多了,道理也讲了很多了,我的道心不会变,你们影响不到我的,放弃吧。”

  红衣大怒道:“这么说还是只有打咯?这几个月来,我们打了多少次了?每一次你都败了,难道还要挣扎?”

  蓝衣看着慕子白,平静道:“我们是一体的,无论是法力还是智慧都一模一样,经历、招数、修为,你能想到的一切,我们都一样,怎么打都是平手,不可能分出胜负。而你要以一敌三,那必然是你输啊。”

  绿衣道:“你现在深受重伤,看这周围的环境就知道,你的灵魂已经快干涸了,所以你的意识世界才这么枯寂。算了吧,你选一个吧。”

  慕子白摇头,一掌逼开了绿衣,然后直接朝前跑去。

  “没必要逃了,你真的逃不掉的,无论你怎么藏,我们都能感知到你,没有用的。”

  “你能逃到哪里去呢?你的灵魂经不起这样长期的分裂了,在这样下去,我们只会是同归于尽。”

  慕子白回头,咬牙道:“深渊巨虫的黑气是把你们都激发出来了,但还无法令我堕落。”

  他说完话,继续朝前跑去,跌跌撞撞一路前行,身体已经渐渐支撑不住了。

  法力枯竭,他低头一看,发现自己的身体在渐渐变淡。

  这种变淡,本质上是灵魂在变得虚弱,甚至是在散去。

  这也意味着死亡。

  不,不能死亡,轮回是一件很常见的事,他早已明了,但现在他不想进入轮回,还未到时候。

  他走得艰难无比,但后方的三个异端却还没跟上来,很正常,慕子白明白自己的确和他们是一体的,自己死了,他们也得死。

  所以他们不会对自己下杀手,只会逼迫自己堕落,但灵魂长期的分裂造成的后果,自然是消散。

  现在的问题是,找不到任何办法战胜他们,若是有办法战胜他们,镇压他们,灵魂重新融合,才能复苏过来。

  可同样的法力和修为,同样的招式和智慧,又如何能够以一敌三?

  这个问题慕子白想了太久太久,直到现在脑子依旧是混沌一片,意识已经渐渐模糊,他甚至忘记了自己为什么奔跑。

  身后传来的是狰狞或急迫的声音,紧接着脸上又湿润了起来。

  嗯?在这片天地,为什么脸上会湿润?

  慕子白抬头一看,原来是绵绵细雨已经落了下来。

  烈日不见了,四周充满了灰尘味,细雨打湿了衣衫,却是令人如此舒适。

  像是一切都安静了下来,所有的喧嚣都不见了,前方的朦胧细雨中,依稀可见一道身影。

  那是一道高挑丰腴的身影,穿着淡青色的长裙,秀发飘飘,双眸如水,像是可以融化一切。

  慕子白便感觉自己僵硬的身体被融化了,心也被融化了,脑子嗡嗡作响,但很快又没了声音。

  大音希声,伟大的改变总是那么不经意。

  就像是解语对自己的感情,没有言语,没有喧嚣,只是默默陪伴,默默付出,默默爱着,像是这雨润物细无声,却又足以融化一切。

  慕子白擦了擦自己脸上的雨水,俊美的脸上渐渐露出笑容,自然而真挚,却又甜蜜入骨。

  他回头看向这三个“自己”,轻轻道:“几个月的僵持,我终究是可以战胜你们了。”

  蓝衣淡淡道:“放弃吧,我们相同,你不可能打赢三个自己,从客观上,你要赢我们就不可能。”

  “不,我们并不同。”

  慕子白淡然笑着,呢喃道:“我们的道是不同的,我有感情,真挚且深刻,我的力量是发自于真正的灵魂,而不是你们这些邪祟的念头。”

  “你们只是我灵魂的一部分,只是细小的分支,虽然被深渊巨虫的黑气催化隔离了出来,但依旧不是我的对手。”

  “是我被你们蒙蔽了,但现在我清楚了。”

  慕子白闭上了眼,叹了口气,继续说道:“世界上最可怕的敌人不是别人,也不是客观的因素,而是自己。战胜自己,才是真正的进步。”

  他全身都散发着璀璨的白光,气势一升再升,通过这一次巨变,他对道的领悟深刻了太多,这一次的领悟,是根本性的。

  他感受到了自己在变得强大,右手一挥,狂风暴雨及至,便将一切毁灭。

  三个“慕子白”同时消散成一团能量,注入到了他的身体,他一笑,一切都烟消云散。

  在幻境之中,慕子白颤抖的身体终于倒了下去,安静的躺在了地上。

  流火和姜书雪吓得连忙跑过来,仔细一看,却发现慕子白呼吸平稳有力,只是在沉睡而已。

  “看来是赢了。”

  流火笑了起来,轻轻叹道:“他们每一个都了不起,我曾经看轻他们,是我自己的问题。”

  姜书雪笑道:“有这样一群朋友,真是荣幸啊。”

  流火道:“我决定加入小队,以自由的身份,而不是无名谷弟子的身份。我要发挥我的作用,帮助三界打败无启魔国和灵墟碎层。”

  姜书雪道:“你要退出无名谷吗?”

  “嗯。”

  流火道:“从我离开无名谷的那一刻,我便永远不再是无名谷的弟子,师父当初收留了我,教我修炼,养我成长。我和他大义不同,我绝不会和他站在一边,如果他想要我的命,我会给他,因为没有他就没有我的今天。但如果他想让我背叛三界,却是万万做不到,我宁愿去死。”

  “我也是。”

  姜书雪咬牙道:“母亲依旧是我的母亲,从个人感情上我依旧爱她,但大义上我绝不会和她站在一起,如果她想要我的命,我也给。至于大叔,就当我看错了人吧,他给我的项链,我还给他。”

  “你应该回女儿国去。”

  一个平静淡定的声音忽然响起,姜书雪和流火脸色一变,连忙回头一看,顿时大喜。

  慕子白睁开了眼睛,缓缓坐了起来,眸子清澈无比,脸上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。

  此刻的他,似乎很轻松,很高兴。

游戏特色

神武4
  • img
  • img
  • img
  • img
  • img
  • 多元社交
  • 策略战斗
  • 百种玩法
  • 十二门派
  • 休闲养成
  • 神武4手游
    • img
    • img
    • img
    • img
    • img
    • 多样战斗玩法
    • 人脸识别头像
    • 萌宠策略养成
    • 主角个性装扮
    • 快乐社交手游
    收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