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七十四章 论道五行2

《神武之三界封魔》 弄蛇者/著,本章共3255字

查看目录

  一双清亮的眼睛睁开了,从革回头看到了这双眼睛,深邃的眼睛,清澈的目光。

  “怎么可能......”

  它呢喃了一声,忽然又身影一震,大叫道:“绝无可能!你怎么回事?我明明感受到你的心已经崩溃了,甚至灵魂都要散了,怎么突然又...又活过来了?”

  叶青峰没有说话,只是双手按着大地,有力的把自己撑了起来。

  他看着四周战场,看着刀剑穿过自己的身体,但却已经感受不到那种痛楚了。

  “你...你你......”

  从革瞪眼道:“你到底怎么回事啊?”

  叶青峰缓缓道:“我的心崩溃了,但又愈合了,我身上有许多地方曾经崩溃过,那是我无比痛楚的伤口,就像之前的刀剑穿过我的身体,每一次都让我无比绝望。但每一次,这些伤口愈合了,在那个地方,长出了比以前更加强壮的肌肉。”

  “所以我活到了今天,所以我又站了起来,所以...这些幻境,已经伤害不到我了。”

  “它不再令我痛楚,它只是如风一般吹过,让我觉得不过如此。”

  从革看着他,愣了很久很久,才摇头道:“不可能,你一定是忍着的,只是真神级别的幻阵,你不可能抵抗得了,你的法力境界没有那么高。”

  “道呢?”

  叶青峰忽然问到。

  从革下意识回答道:“什么道?”

  叶青峰道:“五行之金,金属性之道,在这方面的领悟,我超过了你。”

  “嗨,怎么可能哎!”

  从革摆手道:“你别闹了,主人赋予我真神级别的理解,怎么可能连你都不如,你快别吹牛了。”

  叶青峰缓缓道:“那我问你,五行之金,是什么?”

  从革道:“我刚才不是说了么?五行之金,是杀伐之最,是尖锐,是锋利,是无物不破,是无坚不摧,你根本破不了它的。”

  “不,并不是这样的。”

  叶青峰摇头道:“在很长一段时间内,我也是这么想的,但幸运在于,我有一个伟大的父亲和一个伟大的师父,他们一直在教会我一个道理,可惜我以前不以为意,直到现在才真正悟通。”

  从革瞪眼道:“这什么跟什么啊,你在说什么啊。”

  叶青峰道:“五行之金不是杀伐,而是守护。它不是尖锐,不是锋利,不是无物不破,无坚不摧。它是坚固,是刚硬,是无物不挡,是如天堑一般的守护。”

  星魂剑祭出,叶青峰把它握在手中,轻笑道:“你看啊,这柄剑汇聚了无数的浩浩英魂,这些英魂都是战死沙场的战士,他们杀了许多人,但这柄剑却没有任何杀意,为什么呢?”

  他看着从革,低声道:“因为兵并不在与杀戮,而在于守护,剑也是一样,五行之金也是一样。”

  “我的心变了,我也在守护这个世界,所以星魂剑属于我,它一直愿意被我支配。”

  “你看,它现在很高兴,它知道我彻底明白了。”

  叶青峰指着手中的星魂剑,此刻的星魂剑熠熠生辉,正轻轻颤抖着,低鸣着,散发着一股股浩然之气。

  从革看向四周,只见古战场渐渐龟裂,然后支离破碎,最终彻底消失。

  天地恢复了幽暗,叶青峰回头一看,他看到了死亡骑士、幽灵虎和小肥羊,也看到了姜书雪、流火和坐在地上的慕子白。

  他转过头来,看向从革,轻声道:“从革,你输了,这个幻阵无法对我做什么了。”

  “我的确境界不如你,没有达到真神,但这或许就会破除这个阵法的方法,被我找到了。”

  从革终于反应了过来,大吼了一声,然后无奈道:“我输了,啊啊啊,我竟然输了,丢死人了。主人啊,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五行之金真正的道嘛,这样我就不用输了啊。”

  叶青峰道:“因为他刻制这个阵法,不是为了杀所有人,总有一些人,他选择留下。”

  从革闻言一愣,然后笑了起来,道:“原来如此,那我不生气了,我也不觉得丢人了,因为是主人不想杀你这种人,我只是听了主人的话而已。”

  叶青峰点了点头,缓缓一笑。

  他回头看去,只见小肥羊、幽灵虎、姜书雪和流火不知何时已经呆住了。

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姜书雪才尖叫一声,激动道:“叶师兄!你出来了!你战胜了他!”

  “哈哈哈哈!”

  流火也是大笑道:“好兄弟,你真了不起!”

  笑着笑着,他双目通红,又哽咽了起来。

  他们在外边等了这么久,简直是度日如年,可怕的压抑,沉默的孤独,心中的绝望,早已无法用言语来形容。

  现在看到叶青峰出来,又怎么可能不激动。

  叶青峰缓缓道:“我相信,他们也一定可以出来的。”

  姜书雪攥紧了拳头,重重点头道:“我也相信,我相信他们每一个人。”

  叶青峰朝死亡骑士望去,只见它正悬在虚空中,双目幽幽,带着一丝丝蓝光。

  叶青峰不禁道:“你快突破了?”

  死亡骑士点了点头,然后继续冥思了。

  叶青峰有些感慨,这一堆宠物之中,死亡骑士最初的实力是最差的,只是妖将而已,但它却是最刻苦的,永远在冥思,永远在进步,要是再突破的话,它就和九头鸟的实力齐平了,也就是...可以独战无面了。

  镇元五庄,镇元子靠在凉亭的木柱上,打着酒隔儿,双目通红,不停喘着粗气。

  一道白光飘来,大觉金仙眉头一皱,不禁道:“你这是怎么了?突然醉成这个样子,快把酒劲儿祛走,谈谈事情。”

  镇元子摇了摇头,也不说话。

  大觉金仙觉得事情有些不对了,连忙道:“到底是怎么了?你不是说要给那群孩子算一卦吗?”

  镇元子惨然一笑,道:“已经算出来了。”

  大觉金仙道:“噢?那是什么情况呢?”

  镇元子抬起头来,声音哽咽道:“万负抱阴,死绝之相。”

  大觉金仙身影顿时一震,连忙几步走过来,按住镇元子的肩膀,喃喃道:“在我的印象中,你的卦很准。”

  镇元子叹了口气,喃喃道:“道成之后,一生无数卦,从未出过差错。”

  大觉金仙的脸色顿时苍白了起来,他摇着头,颤声道:“怎么会这样...怎么会这样......”

  话没说完,他又像是想到了什么,忽然道:“不对,道友,阴阳轮转不息,阳之极尽便是阴,阴之极尽便是阳,你从前算卦,一次未错,意思是一直是阳,那...这一次,万一突然是阳之极尽而化阴,其不就证明你是算错了?”

  “啊?”

  镇元子也愣住了,喃喃道:“阳之极尽而化阴,这一次可能是算错了?”

  大觉金仙急忙道:“你再想想卦象,万负抱阴,死绝之相,这卦有什么特点?”

  镇元子道:“死之极尽。”

  大觉金仙沉声道:“死之极尽...便是生啊!”

  听到此话,镇元子瞬间站了起来。

  大觉金仙道:“你想想,无论是什么事,哪里会出现这种极端绝望的卦象,万负抱阴啊,一点回旋之地都不留,这个卦象本身就很奇怪。”

  镇元子法力一涌,直接将酒劲儿全部祛除,他沉声道:“你说得没错,或许真的是这次我的阳之极尽而化阴来了,我再去重新算一个卦,看看会不会有不同的效果。”

  大觉金仙点头道:“我陪你一起去。”

  而此刻,在灵珠之中,叶青峰也盘坐了下来,安静等待着其他人出来。

  他有信心,因为他认为,其他的人并不比自己差。

  这里是一片汪洋,黑暗的天空下,一道道巨浪翻涌着,像是漆黑的墨水,可以吞没整个天地。

  凌霜月就在这黑水之中荡漾着,她被冲来冲去,已经是奄奄一息。

  她不记得来到这里几天了,她只知道润下说了一句游戏开始,自己就到了这样的一个地方。

  巨浪狂涌,最初的她并未在意,而是在天空站着,看着四周的变化。但很快,她发现巨浪越涌越高,上涨的速度也越来越快,无论她怎么往上飞,海水总是能跟着她。

  那高达千丈的巨浪,像是一面永远无法翻过的天堑长城,滚滚席卷而来,惊天伟力直接将她拍了下来,一瞬间便是剧痛传身。

  她又连忙飞了起来,继续朝天,但同样甩不掉这磅礴的巨浪。

  这些天,她被一次又一次的拍了下来,深受重伤,法力也几乎消耗干净了。

  她几乎没有办法在挣扎了,无论怎么挣扎都没有用,在这么恐怖的大浪面前,她是如此卑微,如此渺小,宛如尘埃一般。

  又一道巨浪袭来,狠狠将她卷起,推着她不断朝前。

  她惨叫出声,只觉自己全身的骨骼都断了,五脏六腑都被海水给拍散了,甚至皮肤都要龟裂开来一般。

  润下轻笑道:“你还真是挺能坚持啊,这么多天了,换其他人的话,肯定都想着还不如死了算了呢,但你好像从来没有停止过挣扎,永远都不会沮丧一样。”

  凌霜月说不出来话,她被浪水抛来抛去,浑身都要散掉一般,哪里还说得出话来。

  但她却听得见这些话,她心中告诉自己,永远都不能放弃。

  生命只有一次,放弃了,一切都美好都将消失。

  自己憧憬的一切,都将彻底化作云烟。

  润下道:“小妹妹,别挣扎了,看得我都心疼,你这么想活下去的吗?”

  凌霜月艰难飞了起来,大声道:“是的,我想要活下去,哪怕在死亡已经降临的时候,我都不会放弃。”

  润下摇头道:“可是没有用的呀,在水的力量面前,任何东西都只能屈服。”

  话音落下,一道高达千丈的恐怖巨浪,瞬间拍了下来,将凌霜月完全掩埋。

游戏特色

神武4
  • img
  • img
  • img
  • img
  • img
  • 多元社交
  • 策略战斗
  • 百种玩法
  • 十二门派
  • 休闲养成
  • 神武4手游
    • img
    • img
    • img
    • img
    • img
    • 多样战斗玩法
    • 人脸识别头像
    • 萌宠策略养成
    • 主角个性装扮
    • 快乐社交手游
    收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