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五十四章 大义小义

《神武之三界封魔》 弄蛇者/著,本章共3343字

查看目录

  月光照亮了花果山,正值盛夏,雾气已然消失,到处都是虫鸣之声。

  刚才那一掌的巨响,更是惊起了无数的飞鸟。

  姬长歌眯眼笑道:“我就总觉得吧,刚才袁飞输得太莫名其妙了,三界第一杀手,那么出色的身法,偏偏就躲不过我掌力,结结实实挨了我两掌,把自己搞得狼狈不堪,果然是有后手。”

  “好一个虚实并济啊,要不是我多留了一个心眼,还真被你混进去了。“

  观音菩萨淡淡道:“阿弥陀佛,施主,苦海无边,回头是岸,不要再执迷不悟了。”

  姬长歌道:“你身为出家人,不好好念佛讲经,管这人间俗事干什么?”

  观音菩萨道:“佛者,普度众生也,众生之痛,便是佛之痛。”

  “哎呀,好刺眼啊,怎么这么伟大阳光呢?”

  姬长歌笑道:“可惜,你受我一掌,便再无法拦我了,好好做你的菩萨吧。”

  他说完话,直接转头就要冲进神弃之地。

  “阿弥陀佛。”

  观音菩萨长叹一声,脚下的莲台飞起,直接挡在了姬长歌的面前,与此同时,她一掌缓缓劈出。

  “不自量力。”

  姬长歌回头便是一掌,两人瞬间缠斗在了一起,一道道光芒激射,巨响惊天,发力翻涌,整个花果山都喧嚣了起来。

  而此时此刻,在无名谷中,流火的房间内,众人已经等得焦急无比。

  他们不知道姬长歌什么时候会回来,他们只知道一旦姬长歌回来,那一切都没机会了。偏偏,这件事还急不来,先天道韵即使要和轩辕剑融合,都需要很长的时间。

  花解语已经尽力了,她满脸苍白,流着大汗,一股股先天道韵不断自她体内澎湃而出,几乎都要将她的法力耗干,而这个时候还不能中途而废,其他人也不敢给她补充法力,只能干着急。

  而且即使是着急,也不敢大声说话,只能压抑着慢慢等候。

  雪千寻攥着小拳头,低声道:“快彻底融合呀,轩辕剑灵,我们是在救你的主人哎,你不要再为难花姐姐了,她快撑不住了啊。”

  白无忧道:“就是啊,几千年了你才有这第二个主人,你舍得他就这么被压制着,沦为傀儡嘛。”

  凌霜月轻声道:“不要急,急也没用。”

  “唉。”

  白无忧叹了口气,双拳紧握。

  慕子白没有说话,只是死死盯着轩辕剑,脸上也满是汗水,似乎比众人更加紧张。

  而片刻之后,轩辕剑终于一颤,散发出璀璨的金芒,自己飞了起来,在房间之中不断激射着。

  “终于成功融合了吗!”

  叶青峰也不禁喊了起来。

  花解语睁开了眼睛,不停喘着粗气,呢喃道:“轩辕剑,我们...我们一起努力,穿破姬长歌留下的法力,将其驱散,但不要伤害到你主人的灵魂,将他唤醒即可。”

  话音刚落,慕子白脸色浑然一变,身影直接飞出,稳稳站在了门口。

  门忽然响了,有人在敲门。

  叶青峰也是连忙走了过去,于此同时,还祭出了星魂剑握在手中。

  “叶师兄,是你们在里边吗?”

  声音细腻好听,带着丝丝疑惑。

  “是书雪妹妹。”

  雪千寻轻呼一声,也跑了过来,看着门外那纤细而模糊的身影,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不该开门,只得求助性的朝慕子白看去。

  慕子白沉着脸摇了摇头,表示不愿意冒这个险,现在花解语这个状况,承担不起任何变故。

  “我跟书雪妹妹聊聊。”

  凌霜月笑道:“我愿意相信她,这几年以来,也说明了她值得信任。”

  慕子白点了点头,便回头朝花解语方向走去。

  凌霜月打开了门,然后又关上了门,回头看向姜书雪,缓缓一笑,道:“书雪妹妹,他们在里边救流火师兄,不太适合被打扰,陪我走一走吧,这月色真美。”

  姜书雪似乎也看出有点不对劲,下意识点了点头,跟在凌霜月身后,在院子里缓缓走着。

  凌霜月道:“书雪妹妹,我记得在镇元五庄的时候,咱们聊过关于理想的一切。”

  姜书雪点头道:“是啊,聊过的,那时候我们无所不谈呢。”

  凌霜月听出了姜书雪的潜台词,似乎在抱怨现在众人好像和她有隔阂了,并不是什么话都对她说了。

  这个丫头啊,还真是长大了。

  想到这里,凌霜月的笑容更灿烂了,轻轻拉起姜书雪的手,道:“好妹妹,不要往心里去啦,我们认识快三年了,难道还不了解彼此吗。”

  姜书雪脸色红了红,慢慢低下了头。

  凌霜月道:“我记得在镇元五庄的时候,你说你的理想和我们一样,也是希望世界能够和平安定,希望百姓安居乐业,希望每个人脸上都有笑容,希望这个人间充满了温暖与关爱,这样,你活在这个人间,也会觉得很快乐,对吗?”

  姜书雪点头道:“对啊,霜月姐姐不也是这么想的么?”

  凌霜月笑道:“当然是,可是书雪妹妹,我有一个问题想要问你,这个问题很重要,很关键,不是在开玩笑,你要用心回答噢。”

  姜书雪愣道:“什么问题呀?”

  凌霜月道:“当你的母亲,或者是你很在意很在意,对你很重要的一个人,他反而做了和平的破坏者,他做了你理想的对立面,你会怎样呢?”

  姜书雪的脸色变得苍白了起来,喃喃道:“霜月姐姐,是不是我母亲她......”

  “别多想,你回答就好。”

  听到此话,姜书雪想了很久,才咬着银牙道:“我会很心痛,真的真的很心痛。”

  说完了这句话,她又道:“但是我不是以前的我了,我不会再那么优柔寡断,不会再那么不懂事,经历了母亲的假死之后,我想通了很多事。我认为对的事,我就一定要坚持下去,无论是谁,都拦不住我。”

  她看着凌霜月,道:“如果是母亲...母亲做了和平的破坏者,我也不会站到她的那一边,亲情和大义,我分得清楚。哪怕她依旧是我母亲,但是在大义上,我从来都只会坚持我自己的看法,也一定会坚持自己的看法。”

  凌霜月轻轻一叹,摸着她的脸,笑道:“好妹妹,你是真的长大了,你那么善良的一个人儿,为什么总是遇到那么多苦难呢,我相信以后你会过得很好,把这一切都补偿回去。”

  姜书雪却是笑不起来,喃喃道:“霜月姐姐,是不是母亲她真的......”

  “不。”

  凌霜月道:“不是姜红樱,而是姬长歌。”

  “什么?”

  姜书雪似乎顿时惊呼出声,瞪大了眼道:“大叔...大叔他怎么会...大叔那么好的一个人,他怎么会背叛三界......”

  凌霜月叹声道:“我们也多么希望他并不是这样的人啊,可惜现实不由得我们选择。”

  姜书雪连忙道:“不,不会的,霜月姐姐,大叔他很好的,他给我讲了许多关于三界的事,他什么都知道,什么都懂,还讲了要怎样做才能让百姓生活得更好。他怎么可能是坏人呢?”

  凌霜月苦涩一笑,道:“书雪妹妹,还记得在寒冰宫第二层的时候吗?我们都快出去了,但一个叫混沌先知的生命拦住了我们。”

  姜书雪道:“我记得呢,那个人把我们全部都打伤了,还要杀鬼王前辈,还好兽王前辈及时苏醒了。”

  凌霜月道:“混沌先知,很可能就是姬长歌。”

  “啊?”

  姜书雪一瞬间脸色煞白,喃喃道:“不...不会的,大叔不是那样的人。”

  凌霜月知道姜书雪一时之间很难接受,于是便把之前分析的东西给她娓娓道来。

  听完之后,姜书雪彻底愣住了,愣了好久好久,眼眶都红了,泪珠儿在眼中打转,颤声道:“可...可是...这毕竟是猜测。”

  凌霜月抱住她,轻轻拍着她的背,缓缓道:“今天黄昏的时候,我和青峰听到了门口守卫的谈话,姬长歌让他们好好看住我们......”

  姜书雪的眼泪终于掉了下来,趴在凌霜月怀里,哭泣道:“他们撒谎,他们才是坏人,大叔不是的。”

  凌霜月心疼无比,也是心中一叹,轻轻道:“书雪妹妹,我理解你的感受...”

  “呜呜霜月姐姐...为什么会这样呀......”

  姜书雪终于是哭出了声。

  而屋子里,那轩辕剑金芒万道,终于和先天道韵彻底融合。

  花解语身体已经在颤抖了,她喃喃道:“来吧,我们把那一股压制着他灵魂的力量,彻底驱散,你是上古神兵,你有这个能力,相信你自己!”

  她双掌一推,万道金芒和先天道韵一起,直接从流火的眉心灌注了进去。

  强大的轩辕剑气包含无尽的规则,与先天道韵融合,钻进流火的身体,只见流火身体一颤,花解语更是一口鲜血喷出。

  “你怎么样?”

  慕子白连忙出声,声音也是紧张无比。

  花解语抬起头来,擦干了嘴角的鲜血,呢喃道:“没事的,只是先天道韵遭到了姬长歌力量的反扑而已。”

  她喘着粗气,虚弱地靠在床边,继续道:“现在,现在轩辕剑的力量,在和姬长歌的力量作战斗,相信很快便可以驱散这一股力量,流火就会醒来了。”

  “我替你疗伤。”

  慕子白说了一句,便直接把花解语扶起,右掌抵住她的后辈,澎湃的法力直接涌了进去。

  花解语背脊一直,发出一声低吟,开始慢慢恢复了起来。

  门外院中,姜书雪从凌霜月的怀中起来,擦干眼泪,眼睛依旧是通红一片。

  她攥紧了拳头,坚定道:“霜月姐姐你放心,如果大叔真的是混沌先知,如果他真的要背叛三界,我一定不会跟他站在一起的,我永远都站我自己这边,我希望的不是战争和死亡,我希望的是和平与快乐。”

  凌霜月轻叹道:“好妹妹,真是苦了你了。”

  姜书雪摇了摇头,眼中似乎有一种莫名的光。

  只听她轻轻呢喃道:“坚持自己的理想和立场,不苦。”

游戏特色

神武4
  • img
  • img
  • img
  • img
  • img
  • 多元社交
  • 策略战斗
  • 百种玩法
  • 十二门派
  • 休闲养成
  • 神武4手游
    • img
    • img
    • img
    • img
    • img
    • 多样战斗玩法
    • 人脸识别头像
    • 萌宠策略养成
    • 主角个性装扮
    • 快乐社交手游
    收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