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九十九章 青河水悠悠

《神武之三界封魔》 弄蛇者/著,本章共3230字

查看目录

  镇元子终究还是走了,他说得很诚恳,他不希望众人去送死,但为了救玄奘,众人已经付出了太多太多,对于这一次,至少是有知情权的,所以他们把实情说了出来。

  去与不去,决定权在众人自己的身上,可是这又让众人如何决定?

  不去,不甘心,非常不甘心,甚至觉得屈辱。

  去,很困难,几乎是自投罗网,会死。

  这是一个根本性的问题,本质是生命与大义。

  都说舍生取义,但这只是孟圣所言,说说容易,但真正去做又何其艰难。

  回到那句话,众人是热爱生命的,是渴望活着的,谁都不想去死,但谁都不想退缩,所有的冲突都到了这一个临界点,不得不做一个选择了。

  “唉,想不到我老白也有犹豫的一天。”

  白无忧叹了口气,一脸颓废道:“话虽说...杀头只是碗大个疤,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,但想想真的要去死,那还真是有点怕了,老子没喝够酒,也没吃够肉啊。”

  众人对视一眼,眼中也有着化不开的愁绪,这个问题对于他们任何一个人来说,都是难以抉择的问题。

  “不管了,反正我先回万兽岭看看,之后怎么抉择,之后再说吧。”

  白无忧大声道:“小狐狸走不走啊,我带你回去?”

  “走啊,我也要回魔王山,我好想师父啊。”

  雪千寻化作本体,直接跳到了白无忧的肩头,白无忧身体一动,便飞了起来。

  “诸位,乌斯藏路途遥远,我们两个人就先走一步了。”

  “诸位师兄师姐师妹再见!”

  雪千寻也挥着手,两人消失在了暮色之中。

  慕子白和花解语对视了一眼,站起身来,缓缓道:“诸位,抉择之事,但求本心,万不可勉强冲动。”

  花解语道:“江南甚远,我们就先告辞了。”

  两人飞身而起,并肩朝南而去,他们都是妖王之境,御空而行,回江南不过数日而已。

  姜书雪看了一眼周围,道:“诸位师兄师姐,那我也走了,我去醉仙楼看大叔去了,他好像在找我呢。”

  她胸口的项链散发着淡淡的白光,给人一种很温和的感觉。

  她笑道:“这件事我觉得我可以去请教一下大叔,他懂得多,肯定可以给我指点迷津的。”

  凌霜月笑道:“去吧书雪妹妹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姜书雪点了点头,便走出了天策府。

  楚云天脸色不断变幻,想了很久,才终于咬牙道:“我也要回天界一趟,有一件事我一定要弄懂,是时候了,诸位告辞。”

  他说完话,便大步朝外走去。

  楚碧秋叹了口气,抱拳道:“叶师兄,诸位,夜深了,我也该回家了。”

  她一脸愁绪,谁都知道她心中也有化不开的烦恼。

  “东海路远,在下也走了。”

  龙啸云说完话,忽然朝紫嫣然看去,道:“嫣然师妹,再见。”

  紫嫣然眯眼笑道:“龙师兄再见!”

  说完话,她又转头朝已经走远的楚碧秋看去,轻声道:“哎楚师姐等等我哎。”

  场中只剩下叶青峰、凌霜月和血玲珑了,血玲珑施了个礼,道:“两位早点休息吧,我也去休息了,就在天策府,等师尊前来便可。”

  两人对着她一笑,轻轻点头。

  凌霜月和叶青峰对视一眼,道:“走吧,出城。”

  两人缓步走出了天策府,并肩走在长安宽阔的街道上。

  此刻已是深夜,整个城池都似乎陷入了沉睡,大街无灯,只有淡淡的月光洒下。

  四处安静无比,叶青峰可以清楚的听到自己的呼吸声,也能听到凌霜月的心跳声。

  她低声道:“这一次就不陪你回青河镇了,南海实在有些远,我让九儿带我去,或许需要花十多天的时间。”

  叶青峰道:“一路上一定要注意安全,遇到危险不要恋战,逃命为重。”

  凌霜月笑道:“放心吧,这种时候哪有人会来找我们麻烦,无面现在应该在部署守株待兔的事吧。”

  “是啊,守株待兔,或者说是请君入瓮。”

  叶青峰无奈笑道:“这一次,你怎么想的?”

  凌霜月沉默了片刻,缓缓笑道:“我不想死。”

  叶青峰点了点头,道:“我也不想。”

  两人飞出了城门,凌霜月招来了九头鸟,稳稳坐了上去,回头道:“走啦!”

  叶青峰大声道:“一定要注意安全。”

  九头鸟发出一声尖锐的鸣叫,如烈火一般消失在了天地之间。

  天地寂静一片,月儿弯弯,冷辉洒遍大地。

  正是初春,万物勃发,夜间有薄雾生出,朦胧浸透,在月光下宛如轻纱。

  叶青峰觉得有些冷,但依旧一步一步朝着青河镇方向走去。

  他的心并不急,此刻青河镇的乡亲们早已安睡,就算是自己飞跑回去,也只是徒增叨扰罢了。

  他就在这春夜之中走着,感受着冷淡的月光,湿薄的雾气,还有这冰河初融的清寒。

  时节尚早,蟋蟀未鸣,田蛙未叫,夜晚一片静谧,让人不自觉便冷静了下来。

  叶青峰想起了很多事情,少年时的快乐时光,父母惨死那一晚的撕心裂肺,之后日复一日的艰苦修炼,报仇的痛快,接着便是组建小队,和霜月他们并肩战斗。

  二十多年的生命历程如此漫长,却似乎全部融缩在了脑中,只留下那记忆最深刻的一幅幅画面。

  那是漫天的烈火,那是马鸣之声,是怒吼之声,是砍杀之声,一个伟岸的身影背对着叶青峰,面对着烈火。

  他战斗着,厮杀着,最终轰然倒下。

  “爹!”

  撕心裂肺的呐喊声在脑中回荡,叶青峰猛然闭上了双眼,只觉天地又瞬间安静了下来。

  父亲啊,你为什么没有一点留恋,就这么去死了呢?

  他心中突然有了这个问题,但下一刻,他便摇头一笑,哪里会没有留恋,逼不得已罢了。

  为了自己,为了青河镇的百姓,他选择了面对烈火,面对死亡。

  自己现在和父亲当初,岂非就是同样的选择?

  或许唯一不一样的就是紧迫感,父亲那时候没有时间思考,只能瞬间做出选择,而自己有时间来思考,有了思考,就会有顾虑和不舍。

  事情依旧是一个结,并没有那么容易解开。

  无论是说服自己去死,还是说服自己懦弱,都很难做到。

  他就这么沿着官道缓步朝前走着,感受着大地的厚重,感受着空气的湿润,感受着泥土的芬芳,置身于天地之间,回忆着一幕幕往事。

  天渐渐亮了,东方透出了温润的白光,夹杂这一丝丝血色,光明渐渐冲散了黑暗。

  远处一声牛哞响起,把叶青峰的心拉回现实,他朝前一看,青河镇就在远方,有人正拉着老牛上山。

  虽然天还没有亮彻,但各家各户都已是炊烟袅袅,农人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本来就是起早摸黑。

  走进了小镇,街上的人渐渐多了起来,人们看到叶青峰,也是高兴的打着招呼。

  只是总会有不和谐的声音出现:“这位少侠,我看你印堂发黑,满眼浮肿,瞳孔放大,鼻翼青紫,应是邪煞入体,离死不远了啊!”

  叶青峰转头一看,只见何道长打着一杆旗子,还在那里招摇撞骗。

  他忍不住走过去,笑道:“何道长,今天这么早啊?”

  何道长高深莫测一笑,道:“非也非也,不是我硬要起这么早,而是知道有缘人此刻要从这里路过。”

  叶青峰愣道:“你是说我就是你的有缘人?”

  何道长点头道:“善哉善哉,正是如此,青峰贤侄,我万万没想到这个有缘人竟然是你啊。”

  叶青峰道:“怎么个有缘法儿,道长倒是跟我讲讲啊!”

  “天机不可泄露。”

  何道长一脸严肃,说话的同时拉开了自己的兜儿。

  叶青峰扔了几两银子进去,何道长顿时又来劲了,立刻沉声道:“昨日晚上,我做梦梦见有龙从东而来,吞日月,吐星辉,生猛无比,我本以为是长安天子真龙之气,但仔细端详,却发现此龙脚下淌水,竟然是我青河镇的人。”

  叶青峰苦笑不得,道:“你怎么看出这条龙是我们青河镇的人啊?”

  何道长道:“因为他脚下悬空流淌之水不是其他,正是我旁边这条青河啊!”

  越扯越玄乎,再想想何道长之前骗吃骗喝的前科,叶青峰终究还是失去了兴趣,道:“何道长你歇着,我就先撤了啊。”

  何道长连忙道:“别呀贤侄,我还没说完呢,那龙从东而来,踏青河而行,但目中却是漫天的烈火啊。”

  叶青峰摇着头离开,走了几步,他忽然又觉得不对,豁然转身看来,皱眉道:“你说什么?满眼的什么?”

  何道长道:“满眼的烈火啊,这条龙似乎看到了前世今生啊!”

  响起昨晚自己想过的一幕幕,竟然和何道长所说完全吻合,叶青峰心中微微一惊,不禁道:“接着说。”

  何道长抚了抚胡须,得意笑道:“其实前世今生而已,有什么好想的,若是想看啊,我这里就能看到。”

  “嗯?”

  叶青峰脸色古怪道:“在你这里看前世今生?”

  何道长点头道:“当然。”

  他说完话,看了四周一眼,随即低着头压着声音道:“我这里有一宝物,名为山河阴阳镜,那可是当年女娲娘娘留下来的稀世珍宝,据说是可以照见前世今生,开辟梦幻空间,达到......哎哎,青峰贤侄你别走啊!你这么着急干什么,我不收钱的!”

  叶青峰没有回头,只是摆了摆手,心中一阵无语,女娲娘娘留下的至宝?再待下去,何道长怕是要拿出盘古大神的开天斧来了。

游戏特色

神武4
  • img
  • img
  • img
  • img
  • img
  • 多元社交
  • 策略战斗
  • 百种玩法
  • 十二门派
  • 休闲养成
  • 神武4手游
    • img
    • img
    • img
    • img
    • img
    • 多样战斗玩法
    • 人脸识别头像
    • 萌宠策略养成
    • 主角个性装扮
    • 快乐社交手游
    收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