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六十四章 万兽岭劣徒归来

《神武之三界封魔》 弄蛇者/著,本章共3416字

查看目录

  前方青山巍然,在青天白日下展示着自己伟大的身躯和磅礴的体势。

  一路走来已经月余,这才终于来到了万屋山,而下了一整月的细雨也终于停住了。

  它像是洗净了大地的铅华,洗掉了万物的尘埃,冲散了尘世的浑浊,所以阳光出来后,碧空万里如洗,了无白云,树叶干净无比,一尘不染,整个天地都清新了起来,每一处都美得让人心醉。

  然而这是分开的时刻。

  耸立的万屋山隔绝了万兽岭和魔王山,万兽岭要往南走,魔王山却要往北走,这一分开,那相距就是数千里啊。

  为什么在这一刻,却偏偏天晴了起来呢?

  幽灵虎才不会管这些,它只是飞快冲到了一个湖泊之中,美滋滋洗了个澡,这才出来躺在一块巨石上晒着太阳。

  身上脏了一个月,现在终于干净了,它的心情好得出奇。

  而白无忧看着前方的巨山,忽然祭出了追魂枪,一枪朝天刺去,然后竖斩而下,一道血光激射,在山体上留下了一道巨大的沟壑。

  “别晒了,走吧,回万兽岭见我师父了。”

  他对着幽灵虎挥了挥手,他不想留在这里,天气虽好,他却觉得有些难以呼吸。

  距离万兽岭已经很近了,他没有近乡情怯的感觉,也没有去认罪的恐慌,反而有一种解脱感。

  于是一人一兽极速朝万兽岭而去,而过了仅仅两日,雪千寻和小肥羊便也来到了万屋山脚下。

  同样的地方,雪千寻看着山体之上那一道深深的沟壑,崭新无比,想也不用想都知道是谁留下来的。

  她缓缓走了过去,用手抚摸着那被法力撕开的裂痕,脸上痴痴一笑。

  “一刀两断,各奔东西么?”

  雪千寻笑着笑着,眼中又涌出泪珠来,回头坐上了小肥羊的背,呢喃道:“走吧小白,我们回魔王山。”

  小肥羊偏着头看了她一眼,似乎也搞不懂发生了什么。

  “分开了,终于还是分开了。”

  “天南地北,我们再不是一条路了。”

  “小白,我好后悔,可惜世界上很多事不能重来了。”

  雪千寻擦了擦眼泪,强行挤出了一个笑脸来,继续道:“这一个多月,哭了不知道多少场了,我不想再哭了,我要坚强。”

  “以前是我做的不好,我太任性了,所以我不要这样哭哭啼啼的,我要变得成熟起来。”

  “我不想变成那种被别人讨厌的人。”

  雪千寻摸了摸小白的脑袋,心中也有无限的感慨,这一个多月的伤心和安静,让她也渐渐明白了自己的毛病,她正在学着长大,学着成熟。

  很多的改变与进步,都来源于苦难。

  只是雪千寻在想,如果可以重来,她一定不会选择这样的苦难发生。

  前方是乱石成林,怪岩如塔,其中偶尔传来一声吼叫,震得人心惊胆颤。

  万兽岭到了,这个妖族的聚集地之一,依旧没有什么文明的痕迹,有的只是数之不尽的妖兽。

  “你等着我。”

  白无忧把幽灵虎扔下,便直直朝兽王洞而去。

  有妖兽看到了他,目光复杂,或者目光不善,但却没有一个人和他打招呼,和上一次回来所看到的热情完全不一样。

  谁都知道他是谁,但谁都知道他做了什么。

  对于妖兽来说,背叛族群是不可原谅的大罪,这些妖兽没有群起而攻之,只是因为万兽之王还没有发话而已。

  看着幽深的兽王洞,白无忧感觉自己的身体在颤抖,说不出这种感受到底是什么,是兴奋还是恐惧?是悲伤还是难过?他一切都不知道,他只知道他有话要说。

  活了这么多年,自己漂泊在这个世界的每一处,他见到了很多东西,他知道这个世界的样子,他想说话,说真实的话,哪怕面对自己的师父。

  结果如何,他都可以接受,因为那是他的师父。

  “嗯?我靠,老白?”

  蛮熊王从兽王洞中走出来,恰好就看到了正要走进的白无忧。

  它显然吃了一惊,随即笑道:“走,去我那儿喝酒去,上次好像是你小子让着我的,这一次我一定要打败你。”

  白无忧无奈摇头道:“老蛮子,说句实话,从小到大我都在让你,你没有一次把我喝倒,都是我装的。”

  说到这里,白无忧又叹了口气,道:“你的酒很不错,以后有机会,我再来和你一醉方休。”

  蛮熊王的脸色依旧不变,它的脸上布满了皱纹,每一道皱纹都像是代表着一场惊心动魄的战斗,它早已不再年轻了。

  它笑着,点头道:“唉,这不是老了吗,老子年轻的时候那是纵横无敌,连你师父都喝不过我的。哈哈,老了,生命嘛,总会老去的。”

  它呢喃着,声音越来越小,像是自言自语一般,看着白无忧,轻叹道:“孩子,你还年轻,你没有体会过老去的滋味,如果你体会到了,你才会明白那种无力的绝望感。你觉得,你的师父还年轻吗?”

  蛮熊王说完了话,拍了拍白无忧的肩膀,然后缓步离开。

  白无忧回头看向蛮熊王,看着它佝偻的背影,看着它蹒跚的步履,他忽然想起,这个蛮熊王曾经勇冠妖族,是实实在在的英雄,是永远也打不倒、累不垮的硬汉。现在它也站立不稳了,也不能喝了,甚至容易忘事了。

  而师父呢?

  白无忧走进兽王洞的一瞬间,他才忽然觉得,师父也老了。

  不知道有多少年,他没有离开过兽王洞了。

  据说很多年前,他是要去征战天下的人,有着征服天地的雄心,但那些只是故事而已,自己被师父带回来之后,师父便从未离开。

  一个强者,勇武无敌的兽王,被岁月侵蚀着,慢慢承受着老去的痛苦,长生不老对于他来说,该有多重要?

  自己放走的玄奘,对于他来说该有多重要?

  白无忧发现了很多问题,这些都是他之前从未想到的问题,他开始觉得自己有些幼稚,开始觉得自己似乎在以幼稚的判断去理解这些饱经风霜的老人。

  他开始心虚,甚至脸上有了汗水。

  但他看到万兽之王的那一刻,这种感觉突然什么都没有了。

  这张狮脸太熟悉了,熟悉到令白无忧想到了很多往事,这是师父,在师父的面前,什么话都可以说。

  去表达自己的看法,哪怕这种看法很幼稚。

  白无忧充满了勇气,抱着拳半跪而下,大声道:“罪徒白无忧,参见师父。”

  万兽之王看向他,只是看着,也不说话。

  多年王者之威,这股气势让白无忧浑身颤抖。

  “你还敢回来?”

  万兽之王冷冷道:“我教出来的徒弟,联合外人偷走了我最珍贵的宝物,我的颜面早就被你丢尽了。”

  白无忧道:“丢了颜面,护了尊严。”

  万兽之王腾地站了起来,高大的身躯,如虬龙一般的肌肉,充满了力量,充满了威严。

  他看着白无忧,沉声道:“你知道长生不老对于我的意义吗?你知道我等那一天等了多久吗?你自诩侠肝义胆,就是这么报答你师父的?”

  “弟子知道!”

  白无忧喘着粗气,干脆也站了起来,擦了擦额头的汗水,大声道:“弟子正是因为知道,所以才一定要阻止。”

  万兽之王道:“你是不是要说杀了玄奘,会引起大唐国和我万兽岭的战争?亦或者还有更加深化的危机?收起你小孩子那一套想法吧。你能想到的问题,我们都想不到吗?天下妖变,大唐国自顾不暇,哪有心情跟我们开战?哪怕为了大局,李世民也会隐忍。”

  “区区一个玄奘而已,大唐丢的只是脸面,代价很大吗?有什么不能忍的?而我获得的是什么?是长生不老!”

  他怒吼着,身上的肌肉完全凸起,整个兽王洞都在颤抖。

  “可那是假的!”

  白无忧大声道:“我们万兽岭失去的是大唐的友善,得到的是崩溃的祸根,是永恒的毁灭。”

  他朝万兽之王看去,咬牙道:“弟子有一事请师父解惑,请问师父,何为长生不老?”

  万兽之王道:“天地灵气源源不断滋养己身,肉体生机与法力永不枯竭,实现与天地同寿,与日月同辉。”

  白无忧道:“所以为什么只有真神级别的存在,才能做到长生不老?”

  万兽之王冷冷一哼,摆手道:“你懂什么,当你修炼法力达到一种地步的时候,你就会对这片天地的本质有更深的理解,这种理解也就是道。当你触摸到了那冥冥之中的道,便能以道勾连天地灵气,实现长生不老,法力永不枯竭。”

  说到这里,他叹了口气,道:“观音菩萨的道是自在般若、普度众生;杨戬的道是镇乱三界、正气凛然;地藏菩萨的道是地狱不空誓不出。每一个真神级别的存在,都有自己的道,所以才可以长生不老。”

  白无忧看着万兽之王,呢喃道:“师父,你的道呢?”

  万兽之王身影一颤,一时间却是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  白无忧道:“修炼法力成大道,以筑真神之位,这是天道。你不立道,靠着吃一个十世大善人,便能长生不老吗?即使这是真实的,那这种长生不老,岂不是逆天道而行?”

  “逆天道而行,即使寿元无尽,也必遭毁灭大劫,当初那些太古凶妖,不正是如此吗?”

  一句句话,像是刀一般插进万兽之王的胸口,令他一屁股坐在了床椅上。

  他忽然发现,自己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。

  现实是告诉他,只要吃了玄奘的肉,就能够长生不老,但为什么却又给人一种逆天而行的感觉?

  他坐在原地想了很久很久,才终于发现,原来自己吃的不是玄奘的肉,而是他的善果。

  玄奘十世大善人,善果累积到这种程度,已经可以令人长生不老了,吃了他的肉自然也可以长生不老。

  只是,盗取他人善果,此乃逆天道而行之。

  即使能食之其肉,长生不死,之后恐怕也是大劫连连,终究难逃灰飞烟灭之果。

  自己若是死了,万兽岭也自然就没了,一切都没了。

  这就是这个逆徒口中的毁灭祸根。

  万兽之王闭上了眼,心中是混乱无比。

游戏特色

神武4
  • img
  • img
  • img
  • img
  • img
  • 多元社交
  • 策略战斗
  • 百种玩法
  • 十二门派
  • 休闲养成
  • 神武4手游
    • img
    • img
    • img
    • img
    • img
    • 多样战斗玩法
    • 人脸识别头像
    • 萌宠策略养成
    • 主角个性装扮
    • 快乐社交手游
    收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