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六十三章 两人同路却殊途

《神武之三界封魔》 弄蛇者/著,本章共3178字

查看目录

  正是六月之时,万物勃发,树木苍翠,从镇元五庄到万兽岭之路是百草丰茂,大地如茵。

  只是不知为何,在这三伏之天,却又下起了如深秋一般的细雨。

  细雨是如丝如网,缠缠绵绵不断绝,牵线而下,浸润大地与万物,使树木百草更加苍翠,更加碧绿欲滴。

  天地朦胧一片,像是起了大雾一般,一切都是湿漉漉的。

  幽灵虎打了个鼻响,脚踩在淅淅沥沥的地上,碎草叶和泥土沾着水糊在了它的脚趾缝中,让它极为不爽。

  白无忧就坐在它的背上,口中叼着一根青草,下意识吮吸着,看着四周的朦胧,静静出神不语。

  脸上有些湿了,他便随手抹了一把,看到前方草木越来越深,又叹了口气,祭出了追魂枪,一路走一路扫,斩断草木,开辟一条路出来。

  “慢点儿走,你走快了我来不及把这些杂草荆棘斩干净。”

  白无忧低喃了一声,手上的动作更快了,枪如残影,一路草木纷飞,荆棘断落,破空之声不绝。

  幽灵虎把速度放慢了些,甩了甩自己的爪子,忽然也口吐人言道:“有完没完啊老铁,咱们这样下去,一个月都别想赶到万兽岭。”

  白无忧愣了片刻,顿时笑了起来,道:“你小子惜字如金,平时也不说话,现在怎么有心情说话了?”

  幽灵虎道:“什么叫平时也不说话?只是平时不说人话罢了,本虎跟小肥羊和死亡骑士那可是天天唠嗑,和九头鸟也常常说话,跟你们人类有什么好说的?天天谈那些话题,咱也听不懂。”

  它声音极为粗犷,而且还是个大舌头,吐字也不清楚,就像是嘴里含着东西一般。

  白无忧笑道:“也好,那这一路上你陪我多说说话,老子正好无聊。”

  “嘿,那不就是看你无聊嘛,哭丧着个脸,像是死了老婆一样,本虎都看不下去了。”

  幽灵虎尾巴甩了甩,满不在意道:“你看看你这一路上,拿着你的枪扫来扫去的,心中是憋了多少气想要发泄?”

  白无忧瞪大了眼,一巴掌拍在幽灵虎的屁股上,愣道:“你小子竟然这么贫?老子扫清障碍是为了开辟一条道路来,让后边的人好走一点而已,你知道个屁。”

  说到这里,他叹了口气,道:“有什么办法?以小狐狸的个性,她在队里肯定是待不下去的,现在估计都启程回魔王山了。从镇元五庄到魔王山,肯定还是沿着这条路往西走,要一直走到万屋山,才会朝北去。”

  “她朝北到魔王山,我朝南到万兽岭,在这之前,我们有至少七成的路是重合的。就小肥羊那个德行,好吃懒做一副废物模样,老子不开辟开辟道路,他们怎么走?”

  幽灵虎点了点头,道:“原来如此,在本虎看来,小肥羊的确是个废柴,比起本虎来差远了,不过你不是和那个狐狸闹矛盾了吗?”

  白无忧道:“矛盾归矛盾,但...哎我说这些你听得懂吗你,我干嘛要给你解释,靠。”

  幽灵虎想了想,也是恍然大悟道:“说得没错,反正本虎也的确听不懂,你们这些妖兽受人类文明荼毒太深重,也变得复杂起来了。哪像我们这种单纯的妖兽,至今保存着最本真的生存状态,要不是看你可怜,我连人话都不会说。”

  “行了,闭嘴吧。”

  白无忧直接摆手道:“你继续保持你身为妖兽的本真生活状态,我继续接受文明的熏陶。我和小狐狸之间太复杂,别说是你,我自己都搞不太清楚。”

  “要说喜欢吧,我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还喜欢她,或者说,这么多年的喜欢她只是因为习惯了喜欢她而已,而本质上我根本没人清楚自己是否喜欢她。亦或者我的本质是不喜欢她的,只是脑子一直在告诉我‘你喜欢她’,谁说得清楚这种事啊。”

  “不过她肯定是要离队的,这么多年,我太了解她了,她那么好面子的一个人。”

  “只是这野外哪有路啊,雨又下个不停,天下妖变,到处都是入了魔的恶妖,见到生命就想着杀了吞噬力量和生机,咱们这一路过来也杀了不少了。”

  “行路艰难啊,她一个小姑娘,就算有那头蠢羊一起,一路走下来恐怕也很艰难。”

  “我这里帮她多做一点,她就会走的轻松一点。”

  絮絮叨叨的声音从朦胧的雨中传出,隐隐约约又听不太清楚了,谁也不知白无忧在说什么,更不知道他说了多久。这雨中的天地,这辽阔的丛林山野,是杳无人烟的区域,在这里,所有的秘密都会被自然所消化。

  所以白无忧敢大声说话,甚至敢怒吼,但一切又好像没有意义。

  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样去表达自己的情绪,他甚至都不明白自己现在处于什么状态,自己在想什么?是难过?是愤怒?是及早意识到这些问题的庆幸?还是淡淡的遗憾?

  他乱了,心头乱得不可开交,他有的只是前所未有的迷茫。

  他恨不得把一切的债都还了,还得干干净净,最终孑然一身,什么都不想,什么都不念着,然后离开,去一个世界最陌生的地方。

  为什么要去那种地方呢?不知道,只是想去而已。

  没有人能够体会到他的这种感受,包括叶青峰。

  因为没有站到这种处境的人,是无法感同身受的,白无忧正是知道这一点,所以才什么也没说。

  他也知道,自己现在的灵魂应该是处于一种独特的状态,这种状态是极难描述的,一定要找一句话来形容的话,那就是“灰暗的世界,什么都没有颜色”。

  他感觉没有什么事能令他快乐,他只是能感觉到自己依旧活着,仅此而已。

  “走啊,早点回万兽岭,我欠师父的,该还了啊!”

  “真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师父,让他失去了长生不老的机会,这种背叛的罪过实在太大了。”

  “师父要杀我,我也认了。”

  “我不想欠着什么。”

  “只是对不住青峰老弟,以后怕是很少有机会跟他喝酒了。”

  雨中依旧传来呢喃般的话,声音很小,还未传出便被丝丝缕缕的小雨割破。

  路也依旧漫长,万兽岭像是心中的一个归宿,白无忧朝着它去,走得没有半点力气。

  他时常回头望,望自己走过的路,那淅淅沥沥的雨,那被踩碎的大地,被斩断的植被,一切的狼藉与泥泞,像极了自己这一生。

  只是那来路的尽头,却没有看到任何身影,只能看到朦胧的雨化作白雾,让绿树更有生机。

  全世界都很好,但全世界也都不好。

  复杂的一切,正如复杂的心。

  而在他的身后真的有人吗?隔得或许太远了。

  雪千寻托着腮,看着道路两旁被斩得齐整的植被,眼眶红红的,脑中似乎想到了什么。

  小肥羊此刻已经化作了肌肉羊了,身躯虽然不像幽灵虎那么大,但驮着雪千寻飞奔是没问题了。

  作为神兽,驮着人跑这种活儿几乎不会消耗小肥羊的法力,只是它觉得有损尊严罢了。

  但它实在太聪明了,它看得出来雪千寻的状态不对,此刻也没有再闹别扭,或者有所抱怨。

  它只是默默的朝前跑着,速度并不慢,因为它想早点到达魔王山,结束这一次痛苦的旅程。

  魔王山一定有很多好吃的等着自己!

  小肥羊如是想着,心中便更有了动力,它认为自己还是有优点的,至少在自我安慰这一方面已经臻至化境了。

  “小白...”

  雪千寻眼中似乎带着清水,呢喃道:“你说,他肯定还是在乎我的吧,否则又何必专门开辟一条路来呢?他这个人大大咧咧的,才不会在意树枝和荆棘刮到他,他是为我开辟的。”

  小肥羊咩了两声敷衍了一下,心道:这种事情本羊才不管,羊生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简单,这么复杂的问题,你问我我肯定不掺和。

  雪千寻似乎也没有想过要小肥羊来回应,她只是轻轻摸着自己的脸,感受着那细嫩的皮肤,心中是无限的感慨。

  这一路的愁雨让飞鸟无声,让她的心更加静了,回想着这些年的往事,她才知道自己做的有多么离谱。

  她想着,这些年或许自己从未安静过,做的任性的事很多,但思考却很少。

  思考少了,自然就认不清很多东西,包括别人,也包括自己。

  她记性很好,她想起了和白无忧相处的很多瞬间,才发现自己这样的女孩是配不上这份爱的。

  大笨熊给自己的爱很深沉,自己却从不在意的肆意挥霍着,当恍然梦醒,才发现这些已经远去,想要珍惜已经晚了。

  她苦涩一笑,有一种想流泪的感觉,但眼睛干干的,似乎已经没有之前那种毁天灭地的痛苦感了。

  是因为不再难过了么?并不是的,而是悲伤融进了灵魂,慢慢侵蚀着自己对世界的看法,侵蚀着自己的思想。

  以前看一切都是美好的,现在看一切都是灰暗的。

  她不知道白无忧是不是和自己的感觉一样,她希望不是如此。

  两个人都难过,也都想着对方,或是想着过去的一些事情。

  走在同一条路上,却是一前一后,最终还是要在万屋山脚下分开,一个朝南,一个朝北。

  世间的事就是这么奇妙,这么富有戏剧化。

  只是雪千寻不知道的事,白无忧在回到万兽岭之后,下一个目的地便是魔王山。

游戏特色

神武4
  • img
  • img
  • img
  • img
  • img
  • 多元社交
  • 策略战斗
  • 百种玩法
  • 十二门派
  • 休闲养成
  • 神武4手游
    • img
    • img
    • img
    • img
    • img
    • 多样战斗玩法
    • 人脸识别头像
    • 萌宠策略养成
    • 主角个性装扮
    • 快乐社交手游
    收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