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五十九章 我之鲜血始于谁

《神武之三界封魔》 弄蛇者/著,本章共3165字

查看目录

  六月中旬,正值盛夏,四处草长莺飞,万物勃发。

  高山滚黛,绿树苍翠,群鸟扑飞,一声声清脆的鸣叫不绝。

  阳光明媚,碧空万里如洗,四周百草丰茂,溪水潺潺,淹没了绿岸。

  白无忧踩在柔软的草地上,缓步朝前走着,酒是喝了一壶又一壶,话是一句也没说。

  叶青峰也不急,老白要喝他就陪,这种时候不废话,于是一壶一壶灌下去,便觉得快顶不住了,自己的酒量比起老白来,的确是差了十万八千里啊。

  老白开始爬山了,没有用元气,而是纯粹的享受那种爬山的疲倦,但叶青峰却没有觉得任何享受,只是觉得太他妈累了。

  他终于忍不住大声道:“不玩儿了不玩儿了,你他妈太不给面子了,老白你就说你到底要咋样吧,妈的,老子没耐心了。”

  白无忧回头一笑,道:“青峰老弟你不行啊,这点耐心都没有,以后怎么追霜月师妹?女人可是很麻烦的,想得又多,说得又少,什么都得你去猜,猜错了还要被埋怨。”

  叶青峰摆手道:“瞧瞧,瞧瞧你现在这一副被情所伤的样子,搞得跟演义里边的主角似的。”

  白无忧继续朝前走着,又喝了几口酒,慨然道:“老白我从不是矫情之人,不但不矫情,还讨厌矫情,但有些事降临到头上,那滋味儿可真他妈不好形容啊!”

  他大笑着,不断朝上而去。

  叶青峰无奈之下,也只好跟着他朝前。

  白无忧道:“青峰老弟,你觉得我是个啥样的人啊?”

  叶青峰愣了愣,没好气的说道:“开什么玩笑,你看我像是那种可以精确形容你是什么人的人吗?我没那文化造诣,要掏心窝子说,我只能说你和我能尿到一个壶里去。”

  “噗!”

  白无忧嘴里的酒直接喷了出来,看着手中的壶,掂了掂,干脆扔掉。

  他翻了个白眼,道:“扫兴,连酒都没兴趣喝了,唉,青峰老弟你说得没错,咱俩是能尿到一个壶里,所以老子现在才有人说几句话,不然还不知道怎么挺过这一关。”

  叶青峰摆手道:“少废话,咱们也都不是小孩子了,遇到事情不能只顾着难过吧?你到底怎么考虑的,有没有分析过这件事啊!”

  “唉,脑子混混沌沌的,分析个啥?我只是觉得这些年我都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,除了喝点酒之外,也没什么好追求的了。”

  白无忧一步跨出,终于来到了山峰之巅,朝上四周望去,只见群山环绕,沧澜起伏,如龙盘踞,如虎潜伏,天上地下一片朗然,似有浩然正气激荡乾坤。

  他胸中开阔了不少,大声道:“现在老子说话随便怎么吼,也他妈没人可以偷听到,这种感觉真爽。”

  叶青峰跟了上来,道:“那我来给你分析分析,听不听啊?不听我就不说。”

  “听,不听也不行啊,老子终究是还要活下去的。”

  叶青峰道:“那就好,首先,千寻师妹是个好人,对不对?脾气刁蛮了点,性子急了点,小气了些,但至少是个好人,心地善良,没有什么恶念对不对?”

  白无忧叹了口气,道:“这些我心里跟明镜儿似的,小狐狸的心是善良的,脾气也的确臭,都是那牛魔王惯出来的。但关键不在于这个你知道吧,关键在于,我对于她来说到底算个什么?出气筒?开心果?人形玩具?你分得清嘛你。”

  说到这里,他脸上有些黯然,道:“以前我认为我分得清,我以为她是喜欢我的,否则那么多人干嘛非跟我走这么近啊,而且虽然对我使唤来使唤去的吧,但还是很在意我。”

  “但现在我不这么认为了,我认为我在她心中只是一个比较喜欢的玩具,她喜欢和这个玩具玩耍,也在意玩具是否会被损坏,但在这个玩具让她讨厌的时候,她便会毫不犹豫丢弃。”

  “你说,我是不是很像这个玩具?”

  这句话说得叶青峰都浑身发寒,我靠,不会这么可怕吧?

  他很快反应过来,直接冷笑道:“得了,脑补有意思吗?就雪师妹那个单纯的性子,还能有这么多想法儿?”

  白无忧道:“她的确单纯,所以她分不清这类感情,我也分不清,你也够呛。算了,青峰老弟,想这些真的没有意思,老白我累了,不想再去想这种复杂的事情了。”

  叶青峰也觉得暂时不想这种事是最好的选择,当局者迷,或许时间才会慢慢给一个人答案。

  可是人的一生如此短暂,时间不会改变那个答案,但却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心啊。

  老白和雪师妹曾经如胶似漆,连打坐都要在同一个房间,现在也闹成了这样,这让叶青峰无限感慨。

  唉,为什么人总是不好好把握哪些触手可及的美好呢?总是觉得这个东西一定会在那儿,不会离开,但有一天真的离开了,却怎么又找不回来了。

  叶青峰道:“那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?”

  老白深深吸了口气,道:“回万兽岭,向师父请罪,无论师父怎么责罚,我也认了。 我这一生不欠任何人,但唯独欠我师父太多太多,他的确也有很多臭毛病,但他对我从来是倾心相照。”

  “给师父赔了罪之后,我想去一趟魔王山,希望能见到平天大圣牛魔王。他是上古大妖,年岁悠久,见识广博,或许会知道我的身份也说不定。”

  说到这里,老白自嘲一般笑了笑,道:“说到底,人总是要落叶归根的,我不是人族,但却受人族文化的熏陶,也想知道自己的父母到底是什么,想知道自己这个种族到底是什么。”

  他叹声道:“人家玄奘大师说得对啊,我连身上流的谁的血都不知道,真是个废物。”

  叶青峰无奈道:“你说事就说事,扯什么淡呢,还抒情起来了,自诩废物也没什么有趣的,打住吧。我觉得这事儿你的确是可以去查一查,弄清楚它,也少了你一个心结。”

  白无忧点了点头,忽然道:“青峰老弟,我今晚就走,就不与他们告别了,你帮我给他们说一声抱歉吧。”

  叶青峰愣道:“这么快?你的伤还没好呢,况且没有九头鸟,那得走到什么时候?”

  白无忧大笑道:“怕什么,老子当年一个人走南闯北也没出过事儿,况且现在有幽灵虎与我作伴,谁能奈何我?无面带着玄奘去了寒冰宫,现在我是没有任何威胁。”

  “真要这么急?”

  白无忧点了点头,道:“归心似箭啊老弟,我心中有愧,只愿早日回去领罚,给师父赔罪。”

  看着天空的太阳,叶青峰也忍不住叹了几口气。

  人如浮云,聚散不定啊。

  夕阳西下,残霞漫天,叶青峰终究还是送走了白无忧,看着老白骑着幽灵虎而去,叶青峰心中也不是个滋味。

  认识快一年了,老白在队里任劳任怨,从没有半点怨言,够义气,够朋友,有胆气,为什么会有离开的一天呢?

  或许这就是人生吧,有太多的事情无法预料,这也坚定了叶青峰做一件事情的勇气。

  他从来不缺乏勇气,但在某些方面,他觉得自己做得还不够。

  见证了雪千寻和白无忧的事情,他也开始觉得有些紧迫,他想要抓住一些事情,一旦抓住就绝不放开。

  而同样是在下午,在叶青峰和白无忧聊天的时候,房间中,凌霜月和花解语也在安慰着雪千寻。

  “把你当妹妹,我们才不跟你客套,说句实话,这件事你做的不对。”

  凌霜月轻声道:“一年了,这一年来,白师兄是怎么对你的,我们都看在眼里。千寻妹妹,你性子比较急,也比较容易发脾气,很多时候大家都吃不消,但白师兄却能坚持下来,我们都觉得很难得。”

  “要知道,白师兄那是多洒脱豪迈的性子,但为了你,却几乎算是曲意逢迎,受多少委屈也从未有过抱怨。你老实说,之前你们冷战那几天,没了他和你说话,你无聊吗?”

  雪千寻抬起头来,还没开口,眼泪就大颗大颗掉了下来。

  她已经记不清楚自己是第几次掉泪了,她只知道自己的心实在好痛,她颤声道:“我...霜月姐姐,我知道的,我什么都知道的,我也不想这样啊,那是我不小心的。”

  她扑进了凌霜月的怀中,痛哭出声道:“我不是故意的,我也好担心大笨熊,我觉得我对不起他,呜呜呜...可是我有什么办法嘛,他现在肯定恨死我了,我说什么他都不会听了。”

  凌霜月也是一阵心疼,连忙拍着雪千寻的背,轻声道:“没事的千寻妹妹,人在成长的过程中,总会有一些犯糊涂的时候,事后我们也都会后悔。但这些不重要,重要的事我们一定要学会成熟,慢慢的去改正这些东西,去尝试着理解和照顾他人的感受,对吗?”

  雪千寻不停点头,啜泣道:“姐姐,我已经改了很多了,我真的很努力在去改正,我...我做不到那么快嘛,我又不是阵法,随便一道阵纹就可以完全改变。”

  “可是我真的尽力了,我也知道大笨熊对我好,全天下就他和师父对我最好了,我好难过啊呜呜呜......”

  她泪流满面,憋了太久的委屈和恐慌都一股脑发泄了出来。

  花解语和凌霜月对视一眼,不禁一阵叹息。

游戏特色

神武4
  • img
  • img
  • img
  • img
  • img
  • 多元社交
  • 策略战斗
  • 百种玩法
  • 十二门派
  • 休闲养成
  • 神武4手游
    • img
    • img
    • img
    • img
    • img
    • 多样战斗玩法
    • 人脸识别头像
    • 萌宠策略养成
    • 主角个性装扮
    • 快乐社交手游
    收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