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五十六章 与玄奘论道2

《神武之三界封魔》 弄蛇者/著,本章共3368字

查看目录

  看着众人苍白的脸,玄奘这才缓缓道:“你们把你们的生活过好,把你们该照料、该顾及的东西都做好,再来想着拯救别人吧,我玄奘不需要你们来拯救。”

  “我没有对不起任何人,更没有辜负亲人,你们不如我,又何谈来拯救我?”

  他冷笑着,缓缓转身,大步离去。

  一群小屁孩,还敢与我论道,真是......

  他刚刚想到这里,背后忽然传来一个坚毅的声音:“慢着。”

  玄奘的身影顿时僵住,缓缓回头一看,只见叶青峰不知何时已经站了起来,一双眼睛就像是燃起了火焰一般,炙热无比,光芒万道。

  叶青峰看着玄奘,表情凝肃,沉声道:“玄奘,你错了,你不该以你的眼光来看我们。”

  玄奘冷冷道:“你们还有话要说?”

  “当然有!”

  叶青峰大声道:“你说我对不起青河镇的百姓?不,你错了,我对得起他们。在离开长安之前,你知道我干了什么吗?我回了青河镇,不是告别,而是告诉他们我不想离开。”

  “但他们所有人都劝我离开,都是真心实意劝我离开,为什么?因为荣耀,因为一颗善良的心。”

  “我秦大哥说,叶家的种没有怕事的,没用退缩的,就算是我父亲在世,也一定会支持我去。”

  似乎想到了一些往事,叶青峰笑了起来,只是眼眶有些红。

  他继续道:“我李叔说,出去战斗,去女儿国,这件事不丢人,光荣!这是青河镇的荣耀,也是我父亲的荣耀,他们觉得光彩,他们支持我。”

  叶青峰目中含着泪水,哽咽道:“所有人都支持我,他们知道我叶青峰在外边战斗,他们以我为骄傲,他们都把我当半个儿子。所以我拼死战斗,从不退缩,我没有给他们丢脸,我回去,可以骄傲的说出我一切经历。我...对得起他们,我没有让他们失望。”

  玄奘微退几步,张了张嘴,却又说不出话来。

  而此刻,楚碧秋也站了起来,她冷笑道:“玄奘,你可知我父亲是谁?我母亲又是谁?”

  “你...”

  玄奘下意识道:“你父亲是...”

  “将军,对吧?”

  楚碧秋摇头一笑,道:“你既然知道他是将军,就该知道他真实的想法,我兄长是死了,但你知道我父亲怎么说吗?死得好,为国而死,为民而死,死得其所!”

  “你知道我为什么会进入天策府吗?因为我父亲说,我们楚家哪怕只剩一人,也要为大唐尽忠尽力!我的爹娘怕的不是我去战斗,而是怕我懦弱,怕我胆小。”

  “你知道陛下派我出来,我父亲有多高兴吗?他甚至办了酒席,他说圣恩浩荡,陛下还记得楚家,陛下没有瞧不起楚家的后代,哪怕只是一个女子!”

  “所以我出来,才算是孝顺他们!”

  玄奘张大了嘴,喃喃道:“你们...你们......”

  凌霜月也站了起来,摇头笑道:“玄奘大师,你不了解天界,你不明白我那些姐妹们的真实想法。”

  “在我还没下凡的时候,我们常常聚在一起,说要是我们其中一个能下凡就好了,要是能在凡间过得好,其他人哪怕受再大的责罚也无怨无悔。”

  “为什么她们要这么说?很简单,天界何处不是牢笼啊?面壁又如何呢?我下来了,我过得很好,我给她们的不是惩罚,而是希望。”

  “她们会知道我成功了,她们也会知道,一旦有人成功,就有希望改变天条,解放天界的情感。我离她们很远,也离她们很近,因为我就在她们的心中,是她们的希望。”

  凌霜月道:“改变天条这很难,但我会去努力,等天下妖变结束了,我们所有人都会去努力,这才是她们想看到的,你懂吗?”

  玄奘大声道:“瞎扯,天界有什么不好!”

  “你没有在那里生活过,所以你不明白。”

  凌霜月笑了笑,也不再说话了。

  而此刻,慕子白站了起来,轻轻道:“我很简单说明一下,我和家人的关系已经缓和,我早晚会娶妻生子,这是道法自然,并不相悖。而我出来,是得到我父母的支持的,他们是读书人,他们知道什么叫天下兴亡,匹夫有责,他们以我为骄傲。”

  花解语笑道:“玄奘大师,你可能了解错了哎,我爹娘怎么就鳏寡孤独,老无所依了?我有三个哥哥,一个弟弟,还有两个妹妹,一家三代几十口人,其乐融融,哪里老无所依了?”

  听到这句话,玄奘自己都愣住了。

  雪千寻看着玄奘,咬牙道:“你了解我师父吗?你对他的了解恐怕只是知道他宠溺我而已,但你却把我师父想得太笨了。我师父是一个雄才大略的人,否则也不会把妖族带到今天,他很聪明,看得很远,格局很大。”

  “我出来,他是一万个支持的,虽然他担心我的安全,但他却知道这些磨难可以让我成长和成熟,让我变得强大,这才是他宠溺我的方式。”

  “至于我的那些朋友,你也不了解他们,我来给你说吧,他们根本不希望我回去,他们希望的是他们跟我一起出来。”

  “这件事我会去劝我师父,很快很快。”

  白无忧看向已经慌乱的玄奘,缓缓道:“你以为我背叛了师门?你以为我背叛了我师父?你错了,当知道这件事的复杂性之后,还不采取措施,任由师门和我师父犯错,这才叫做背叛。”

  “短暂来看,我坏了我师父的好事,但长远来看,我把万兽岭从天下大义的边缘拉了回来,什么是忠?这才是忠。忠不是一昧的服从,而是让万兽岭变得更好。”

  “老白我不懂那些大道理,但至少知道这些大义。”

  “只有血脉和身世,大男儿存于世间,上对得起苍天,下对得起后土,四顾对得起万民,我白无忧有什么遗憾的?”

  玄奘捂着自己的胸口,不停喘着粗气,已经说不出话来了。

  而紫嫣然此刻俏生生的站了起来,轻声道:“那个...师兄,你忘了我进佛门的原因了吗?就是我娘亲和父亲让我进的啊,他们就是一直信佛的哎,你干嘛说我进佛门会让他们难过?他们分明很开心啊。”

  玄奘哇地一声,一口鲜血顿时喷了出来,看样子被这句话气得不轻。

  最后,楚云天终于站了出来,他面无表情,目光如炬,看着玄奘沉声道:“我特别喜欢一句话,叫匈奴未灭,何以家为?”

  “我楚云天何尝不知道自己的身份还很模糊,何尝不想知道自己的往事?但天下妖变,妖鬼肆虐,世界民不聊生,每一天都有无数百姓死去。在这种情况下,我楚云天岂能考虑自己的身世问题?”

  “先有万民,再有小民,连当今大唐天子都说,民为重,社稷次之,君为轻。他一代帝王,都可以说出自己不重要,我楚云天区区身世之谜,又如何与天下万民比较?”

  “等我消灭了天下妖变,令国泰民安之后,再来考虑这些也不迟。”

  这一番番话说出,让玄奘脸色愈发惨白,他万万没想到,自己打击的每一个人,都从同样的角度将自己的话打了回来。

  叶青峰看着玄奘,缓缓笑道:“没事的玄奘大师,你接着说,你不是挺能说嘛,快接话啊!”

  “噗!”

  白无忧顿时笑出了声,道:“他接个屁,话都说到这种程度了,他还有什么好接的,难道要像个小女人那样来一句‘反正我不要你管啦’吗?”

  众人都忍不住笑了起来,只有雪千寻一阵发呆,这句话,好像一直是自己的口头禅...但似乎,又隔了好久好久没有说了。

  她此刻听白无忧说出来,却又一种莫名的复杂和心酸,为什么事情要发展到这个样子呢。

  玄奘不停喘着粗气,看着众人得意的模样,最终咬牙道:“所以,你们说了这么多,有什么意义吗?我还是我,而你们依旧一无所获。”

  慕子白道:“刚刚只是开胃菜而已,现在才刚开始。”

  他说话的同时,忽然祭出幻蝶扇便朝前杀去,出其不意,且速度快到极致。

  而玄奘似乎早有防范,一掌拍出,轻易便将慕子白击退。

  “杀伐之术?”

  凌霜月眯眼道:“玄奘大师悟佛修法,但却从不修杀伐之术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  花解语道:“这不是他的肉身,而是他被玷污的佛心,因为受‘杀’劫影响,所以懂杀伐之术。”

  叶青峰提起星魂剑,大步朝前走去,沉声道:“那就败他被玷污的佛心,把那些污秽给他抹去。”

  “我们抹不去的,只有靠他自己,我们制服他的同时,帮他驱逐内心的邪念吧。”

  花解语说话的同时,也祭出了自己的遮月法球,打出一道道光晕。

  众人同时发力,强大的力量顿时逼得玄奘不停后退,仓皇逃窜。

  “追。”

  众人纷纷暴喝,跟在他的背后直接钻进了一个幽深的黑洞之中,由于不知道里边是否有陷阱,众人的速度只好慢了下来,小心翼翼朝里走去。

  里边竟然点着一根根红烛,装饰得富丽堂皇,空间极大,暖和无比,像是一座宫殿 一般。

  众人皱眉之间,洞内有传来一声声娇媚的笑声,莺莺燕燕,似乎有女子在唱歌。又闻到从里边飘出来的一道道香味,似乎里边有无数的美酒佳肴一般。

  众人眼中颇为沉重,朝前而行,绕过一个玄关,终于看到了一个大厅。

  一块巨大的地毯铺在地上,上边放置着几个案几,案几之上摆满了各种美酒美食,肉香飘满了整个大厅。

  而玄奘就坐在地毯上,一边喝着酒,一边看着前方的女子。

  前方有四个女子,穿着各色衣服,相貌绝美,身姿婀娜,身上的曲线暴露无遗,正笑意吟吟跳着妖艳的舞蹈,发出一阵阵娇笑。

  玄奘看得是如痴如醉,深陷其中,他双脸酡红,显然是已经深陷了色荤二劫。

游戏特色

神武4
  • img
  • img
  • img
  • img
  • img
  • 多元社交
  • 策略战斗
  • 百种玩法
  • 十二门派
  • 休闲养成
  • 神武4手游
    • img
    • img
    • img
    • img
    • img
    • 多样战斗玩法
    • 人脸识别头像
    • 萌宠策略养成
    • 主角个性装扮
    • 快乐社交手游
    收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