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三十六章 我长大了

《神武之三界封魔》 弄蛇者/著,本章共3080字

查看目录

  看到雪千寻脸色惨白,不停流泪,牛魔王这才叹了口气,也知道自己的话稍微重了些。

  但他的确很生气,这种事情是大势力之间的博弈,没想到对方却让小姑娘也参与进来,可怜千寻单纯,被利用了还不自知。

  于是牛魔王脸色缓和了一些,拍了拍雪千寻的肩膀,勉强笑道:“好了千寻,不要和师父怄气,师父那是气话,这是大事,你不要参与,其他的条件你随便提嘛。”

  说到这里,他想了想,道:“要不师父再教你几个有趣的法术?或者给你买好吃的?”

  雪千寻擦了擦眼泪,摇头道:“不,我不要那些,我就想师父答应我的请求。”

  牛魔王眉头一皱,无奈道:“千寻,这些事你不该来管的,你知不知道现在我们和大唐之间的关系啊?这叫什么,这叫表面兄弟。”

  “前些年倒还好,尤其从最近一千年开始,人族不断扩张,不断侵蚀乌斯藏领域,到了如今大唐盛世,人族天子李世民那是什么人物?雄才伟略的千古帝君啊,我若是不防他一手,谁知道我以后妖族还是否有立足之地?”

  “师父这么做是为了什么?是为了魔王山的和平和繁荣,你不是也说,你希望魔王山一直这么和平下去吗?”

  雪千寻啜泣着,点头道:“我不单单希望魔王山一直和平繁荣下去,我还希望三界各地都和平繁荣下去,我希望师傅和各大门派的掌门一起对付蚩尤,我希望妖族和人族一起抵御恶妖恶鬼,还百姓安宁,还天地朗朗乾坤。”

  牛魔王的脸色终于又沉了下来,他冷冷道:“你知道什么?万事万物皆有其规律,历史大潮浩浩荡荡,他蚩尤能逆天改命不成?我不是不出手,而是希望在一个合适的时机出手,不单单可以解决掉所谓的天下妖变,还可以利用天下妖变为了魔王山争取更多的利益。”

  “在三界危亡之下,我平天大圣牛魔王从不退缩当孬种,这是大义使然。在大义的前提下,我通过制衡和借刀杀人,实现一点点利益,又算得了什么?”

  “他人族应该感谢我才对,因为我终究是要帮他们解决天下妖变的,既然是帮他们,那付出一点代价怎么了?若是他们真的想通了这一点,就不该利用你来说服我,而是让李世民亲自来和我谈判,签署与乌斯藏之间的边境条约,该割地就割地,该赔物资就赔物资,这才是及时止损的做法。”

  说到这里,他又无奈道:“乖徒儿,这些事太复杂,你还不是很懂,就暂时别管了,开开心心过你的生活不好吗?”

  雪千寻抬起头来,眼中闪着清澈的光,轻声道:“师父,不是你教我的吗?做人做妖都要善良,心怀善意才能过得幸福,要见义勇为,要心持正念,要懂得去关心人,懂得知恩图报,要诚实、待人真诚,要重视感情,去体味人间的幸福。”

  “这些都是你教我的啊,我只是照做而已,我只是觉得,我们应该去帮助他们,而不是去算计他们。”

  “面对敌人,我们就是该勇敢啊,该团结啊,这些都是你教徒儿的,徒儿都记住了啊。”

  牛魔王听得直摇头,他重重叹了口气道:“唉,那的确是我教你的,但世事复杂,人心叵测,一切没有那么简单的。你生性单纯,便去过自己的单纯日子,有我在,哪个敢来欺负你?这就够了嘛!”

  “你想这些干嘛?你快回去吧,你和他们好好庆祝去,这些烦恼的事,有你师父我考虑就行了。”

  雪千寻摇了摇头,目光坚定道:“不,师父要是不答应我,我就不走。”

  “你放肆!”

  牛魔王顿时大怒道:“雪千寻!你是要忤逆为师吗!都说了这些事你看不透,你也看不懂,你管那么多干什么!”

  他气得直跺脚,厉声道:“你该做的不是这个,你一个小姑娘该做的是去玩耍,去做你感兴趣的事,去......”

  “可是我长大了!”

  雪千寻一声大喊,直接打断了牛魔王的话。

  她身影颤抖,泪流满面,撇着嘴大声道:“我已经不是那个小孩子了,我不会再玩那些玩具了,我不如以前那么喜欢吃零食了,我没有那么单纯了,我也不想这样,可是偏偏我就是懂了呀。”

  “师父,我也不想长大,一辈子做乖乖徒弟,可是我真的长大了,我能够感受这个世界的欢乐与痛苦,我知道自己想要做什么事,该去做什么事,我没有被利用,我所做的一切都是我的本心。”

  “我长大了,你的徒弟长大了。”

  这一番话让牛魔王几乎僵在了原地,看着这个落落大方的漂亮女子,他依旧能响起她曾经的模样。

  但他却不得不承认,自己的徒弟的确长大了,这个年龄,都可以嫁人了。

  自己刚刚不还在感叹吗?岁月如梭,徒儿懂事了啊。

  雪千寻擦了擦眼泪,抽泣道:“我是不懂那么多大道理,我还很笨,见识也少,可是我看得见啊。”

  “我看到了好多人都死了,好多百姓化成了厉鬼,他们的孩儿在哭,他们的母亲在哭,所有人都在哭。”

  “我也看到了好多妖兽变了,互相残杀着,母亲流着泪舔着孩子的尸体,孩子倒在母亲的尸体旁那么绝望。”

  “这些都是我看到的,世界在承受伤痛,生命的在消逝,这就是现在的世界啊。”

  “我不想看到这些,我只想所有生命都好好的,就像现在一样,载歌载舞,大家都很欢乐。”

  雪千寻抬起头来,呢喃道:“我不想看到,所以我想改变,我想要去战斗,可是我太弱了,我已经受过很多次伤了,我好几次都差点死掉,我做不到改变什么嘛。”

  说到最后,她眼泪又流了出来,滑过了脸颊,流进了脖子,打湿了衣襟。

  牛魔王看了一阵心痛,连忙把雪千寻抱进怀里,喘着气道:“好孩子,师父没有怪你,你是师父的骄傲,所有伤害过你的人,我都要让它们死无葬身之地,永堕地狱,再无轮回!”

  说到最后,他眼中已然透出惊天杀意,令四周的妖兽都不禁在地上瑟瑟发抖。

  雪千寻轻声道:“师父,我们为什么就一定要这样做啊,为什么一定要看着人族受难而袖手旁观啊?这真的可以让我们过得更好吗?”

  “为什么同样是这片世界的生命,却要分出人族和妖族,为什么人族和妖族不能团结起来去战胜邪恶?”

  “为什么,我们的幸福,是要建立在别人的伤痛之上?”

  “如果这是这样,那我们真的会幸福吗?”

  听到这一席话,牛魔王身体止不住猛一颤抖。

  雪千寻最后两句话,如一根刺一般插进了他的心,让他几乎停滞了呼吸。

  为什么我们的幸福要建立在别人的伤痛之上?

  这样得来的幸福真的是幸福吗?

  牛魔王陷入了深深的沉思,他忽然发现,自己这个单纯的徒弟说出来的话,如此简白,却又如此值得思考。

  或许这就是一个没有被污染的灵魂,面对这样一片世界,最直观的看法?

  这种看法或许在某些人看来很浅薄,但却又直直触及了一些最深刻的道理。

  他闭上了眼,缓缓道:“千寻,给师父一点时间吧,让我好好考虑一下。”

  他放开了雪千寻,身影一动,便直直朝北飞去。

  速度快到极致,一直飞啊飞,他终于在一座山头停了下来。

  站在山巅,朝天一看,只见夕阳西下,万山红遍,放眼过处,苍山如海浪,起伏不绝,轮廓壮美。

  这一片锦绣世界,是如此浩瀚辽阔,又孕育了无数的生灵。

  自己难道真的错了?或许是格局狭隘了?

  心怀天下?心怀妖族?

  妖族怎样发展才能繁荣和平?天下又该如何共存?

  这些深邃的问题不断在他脑子浮现,这是他几千年来未曾解开过的死结。

  可是换个角度来考虑,真的像徒弟所说,以一种浩大的格局去面对这一切,不把人族看作对立面,也不把妖族看作是自己的私产,而是把自己看作是这世界的一部分......

  这样,是不是另外的一种解法?

  或者说,这样才是世界和平与繁荣的最终归宿?

  世界是什么样的?是复杂的,也是质朴的。

  以质朴的心,去看这个质朴的世界,是不是就恰好得到了最合适于这个世界的方法?

  平天大圣实在不敢确定什么,也实在无法得出什么准确的结论,但他却是明白,自己的心似乎有了另外一种顿悟,这一切都源于徒弟那一番话。

  或许这个世界永远没有解法,或许这个世界的解法就在眼前,但平天大圣唯一可以确定的是,自己这个徒弟真的长大了,她不再是那个只喜欢玩耍的小千寻了。

  岁月在度化世界的每一个灵魂,每一次花开花落,都证明着生命在诞生和消逝。

  自己永生不死,真神多年,似乎都忘记了这种感受了。

  而自己这个徒弟,又把这种感受给自己唤了回来。

  是福是祸?是因果?

  真是难以捉摸啊。

游戏特色

神武4
  • img
  • img
  • img
  • img
  • img
  • 多元社交
  • 策略战斗
  • 百种玩法
  • 十二门派
  • 休闲养成
  • 神武4手游
    • img
    • img
    • img
    • img
    • img
    • 多样战斗玩法
    • 人脸识别头像
    • 萌宠策略养成
    • 主角个性装扮
    • 快乐社交手游
    收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