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零七章 千里窥天火

《神武之三界封魔》 弄蛇者/著,本章共3402字

查看目录

  这一刻是白无忧的至暗时刻,“惨绝人寰”的一幕上演,猪刚鬣的大嘴在白无忧的脸上、脖子上乱啃着,口水流满了衣襟,让他几乎窒息。

  而在外边,叶青峰等人也都不忍心再看下去了,一个个捂着额头,只盼时间再走得快一点。

  白无忧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,挣脱了猪刚鬣的怀抱,强忍着恶心抹去脸上和脖子上的口水,娇声笑道:“相公别动,妾身来为你宽衣。”

  声音实在好听,细腻清澈,宛转悠扬,宛如潺潺流水滑过宝石,把猪刚鬣内心的波涛顿时激荡了起来。

  他吞了吞口水,看着白无忧俏白的脸,喃喃道:“好,好,娘子为我宽衣。”

  白无忧轻轻笑着,在猪刚鬣胸口拍了一下表示羞赧,然后慢慢为他脱着衣裳。

  猪刚鬣张开双臂配合着,此刻也不心急了,享受着白他娘子的服务。

  白无忧当然动作很慢,时而还要捏一下猪刚鬣,让其放声大笑,一脸满足。

  时间一刻一刻在过,新郎袍子脱了下来,里边竟然是身无寸缕,露出的是猪刚鬣一身颤抖的肥肉和高高鼓起的肚子,胸口、肚子下沿都长着黑毛,看起来狰狞又恶心。

  白无忧眼睛翻白,差点没晕过去,低着头想尽办法拖延时间,低声道:“相公,我有一件事想问你,另外七个姐妹都挺好看的,为什么你却偏偏选上了我呢?”

  猪刚鬣摸了摸自己的肚子,大笑道:“娘子这话说得不对,另外几个人丑的丑、矮的矮,要么骨瘦如柴,要么胖的穿不进衣,怎么及得上我娘子半分美貌。”

  白无忧退后几步,脸色冷了下来,道:“原来你喜欢我的只是这一副皮囊,猪刚鬣,是我看错你了。”

  突如其来的转折让猪刚鬣顿时瞪大了眼,连忙摆手道:“不是不是,娘子别误会,娘子即使生得再丑我也喜欢。我们认识了这么久,你性子内敛温婉,懂礼数,待人也好,比我老猪强多了,我怎么可能不喜欢。”

  “好啊猪刚鬣,看来你是眼睛也有问题。”

  白无忧冷笑道:“我高翠兰虽然算不上国色天香,也算是秀外慧中了,你竟然说我丑?”

  “没有没有,娘子,别误会啊,我哪里有这个意思啊!”

  猪刚鬣急得直跺脚,满头大汗想要过去抱白无忧,又被白无忧喝止。

  门外的雪千寻脸色疑惑,转头问道:“奇怪,大笨熊的这些话好熟悉啊,又不讲道理又觉得熟悉。”

  凌霜月和慕子白对视一眼,神色有些复杂,而叶青峰则是捂着额头,低声道:“千寻师妹你忘了,这些话都是你平时对老白说的啊。”

  “胡说,我哪有这么不讲道理!”

  雪千寻下意识反驳,但很快脸就红了,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来,心中五味杂陈,听到屋子里猪刚鬣急躁又委屈的声音,她忽然发现平时大笨熊也是这样的。

  我有时候是不是太任性了?

  如果我是大笨熊,我受到了我自己吗?

  雪千寻心头想着,然后鼻头有些发酸,她很清楚她自己受不了,谁受得了这么无理取闹的人嘛。

  一时间她思虑万千,而就在此时,凌霜月忽然道:“酉时三刻到了。”

  众人身影一震,连忙朝屋内看去,屋中的白无忧忽然道:“你真的不是那个意思?你是真的因为喜欢我所以娶我?”

  猪刚鬣连忙道:“千真万确啊,老猪我可以发誓。”

  白无忧双眼微眯,双手不禁背在了背后,拳头已经握紧了。

  她脸上依旧没有变化,不着痕迹地说道:“那你告诉我,真正的天火令到底在哪里?”

  此话一出,似乎整片天地都安静了,屋内屋外全部肃杀一片,空气似乎都停止流动了。

  而与此同时,在遥远的幽冥地府,花解语急道:“酉时三刻已到!快听!立刻!”

  谛听已经闭上了眼,两个耳朵轻轻颤抖了起来。

  在新房之中,猪刚鬣愣了好久,才瞪眼道:“娘子,你怎么突然问这个问题啊,是那群年轻人逼你的吗?”

  白无忧此刻已经全神戒备了,因为他完全猜不透眼前这个猪刚鬣在想什么,想要做什么。

  见过这么多人,他能看清楚很多人的性格,但这个猪刚鬣却太高深莫测了。笨得浑然天成,却又片叶不沾身。

  不过在之前,他们已经对现在的对方进行了模拟,白无忧不至于不知道怎么回应。

  她无奈一笑,道:“是啊,他们想知道,却又想不到办法,就只好拜托我问你了。你想想,真正的天火令是在哪里?是在卵二姐那里吗?”

  猪刚鬣憨笑着挠了挠头,咧嘴道:“娘子,咱们不提这个,天火令的下落我的确知道,但我答应了别人不能说,你总不好让你的相公出尔反尔吧?”

  白无忧忽然脸色一变,又退后几步,咬牙道:“好,你可以不告诉我,那我却有问题要问你,那个人是男是女?如果是女人,你和她......”

  猪刚鬣下意识缩了缩头,连忙干笑道:“我...那个...我和她没有什么关系,哎呀娘子你不要误会,老猪我老老实实的没这么花。”

  幽冥地府之中,谛听睁开了双眼,喘着粗气道:“太不容易了,这个猪刚鬣意识虽然没有刻意去防备,但他的法力太高强,我差点就没听到。现在没机会了,他已经封闭了那一段记忆,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。”

  花解语道:“那到底听没听到?”

  谛听看了一眼旁边的食物,连忙道:“听到了听到了,天火令在一个叫玉兔仙子的人的手上,她就在乌斯藏东北部,靠近盘丝岭的区域...咦?”

  谛听忽然轻咦了一声:“那个地方和卵二姐所在之处好接近啊,相隔不到百里,这两人会不会有什么关系啊?”

  花解语急忙道:“你确定听准确了?”

  “肯定的啊!”

  谛听拍着胸脯道:“猪刚鬣这种妖神级人物,我要听到的确很不容易,但只要听到了,就必然是准确的。”

  说话的同时,他的口水又流了出来。

  “吃吧,别客气了。”

  花解语轻轻一笑,然后直接转身就走。

  事情到这一步还没完,叶青峰等人根本不知道花解语那边是否有答案了,所以花解语必须立刻赶回高老庄,将消息传递出去,这样那边才不会继续深化行动,以至激怒了猪刚鬣。

  而谛听才不会管这些,它听到话的同时已经狠扑了上去,开始狂吃起来。

  新房之中,白无忧低声道:“你和她真的没关系?不会是吃着碗里看着锅里吧?”

  “那怎么敢,那怎么敢啊!”

  猪刚鬣不停摇头,忽然身影一动,一掌朝白无忧方向拍去。

  白无忧霎时汗毛倒竖,下意识翻身一躲,回头一看,只见猪刚鬣的手已经按在了窗户上,缓缓把窗户拉了回来。

  他回头看向白无忧,挠了挠头笑道:“风太大,把窗户都吹开了,差点把红烛都吹灭,这可不吉利。”

  白无忧可笑不出来,他完全猜不出猪刚鬣在想什么,也根本不知道猪刚鬣是否依旧看出来什么不对劲了。

  事实上他清楚现在自己随时有丧命的风险,只要猪刚鬣一个念头,所有人都得死。

  但事情也并没有这么绝望,因为观音菩萨很快就到了,就在戌时。

  “你在想什么?”

  猪刚鬣的声音忽然传来,让白无忧身影一震,回头一笑,道:“我在想相公你啊。”

  说完话他脸色却骤然一变,这声音...是自己粗犷的声音。

  低头一看,只见自己不知何时已经恢复了本体,不再是刚才高翠兰的模样了。

  白无忧的身体几乎僵住了,艰难后退几步,额头已然流出大汗,将脸颊打湿。

  猪刚鬣的脸色也不好看,他坐了下来,喝了几口酒,缓缓道:“老猪一直很老实,从来不惹事,但却没想到有人要来找我麻烦。”

  白无忧连忙道:“前辈,大魔出世,天下妖变,这三界受到了多大的冲击您不是不知道。天火令,关乎的是整个女儿国的和平,一旦被无面他们得到,夔牛一族将彻底反叛,那时候就是流血百里啊。”

  猪刚鬣道:“这与我老猪有什么关系?我过我的日子,他们闹他们的,还能找到我不成?”

  “已经找到你了!”

  白无忧无奈道:“就算我们不来,无面也一定会来,你也看到了,他们对你可没有半点善意。”

  猪刚鬣摇头道:“老猪虽然没什么本事,那也不是任人欺负的。”

  “那将来呢?那大魔出世,倾巢之下焉有完卵?三界各大门派掌门,平天大圣牛魔王、地藏菩萨、观音菩萨、镇元子大仙、大觉金仙,哪个不是有本事的人?他们都无法置身事外何况是你?”

  “我们也不是要你出力,只是想知道天火令的下落而已,接下来的事我们自己去做,这个要求很过分吗?”

  一边说着话,白无忧心头一边祈祷着,慕石头啊,希望你的话有用啊,老子现在是拿命在拼啊。

  猪刚鬣拍了拍自己的脸,似乎有些醉意,接着直接趴在桌上道:“老猪什么也没听见,老猪只知道要娶媳妇,你们把翠兰给我,不然我就要生气。”

  “我真的生气的话,我就要杀人。”

  猪刚鬣的话很简白,就像是小孩子在赌气一般,但却让白无忧心中顿时寒冷了起来。

  眼前这个猪妖看着很老实,但白无忧却是见过他发怒的时候,那种情况下,除了真神没有人可以抵挡。

  想到这里,他依旧按照计划行事,叹息道:“既然如此,那我们也无法强求了,高翠兰就在往东三千里之处,是昨天晚上坐九头鸟走的。”

  “三千里外哪里?”

  “云仓山,怒剑峰顶。”

  猪刚鬣道:“我这就去找她,找得到她我就不计较了,毕竟今天是我大喜的日子,找不到她的话,我就回来找你。”

  “你们都在这里别动,要知道你们跑多远我都能找得到,所以别费功夫。”

  猪刚鬣说完话,身影直接化作一道流光,消失在了天地之间。

游戏特色

神武4
  • img
  • img
  • img
  • img
  • img
  • 多元社交
  • 策略战斗
  • 百种玩法
  • 十二门派
  • 休闲养成
  • 神武4手游
    • img
    • img
    • img
    • img
    • img
    • 多样战斗玩法
    • 人脸识别头像
    • 萌宠策略养成
    • 主角个性装扮
    • 快乐社交手游
    收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