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新地图平顶山!神武十年线上嘉年华-《神武4》电脑版

背景故事

原本是兜率宫中为太上老君看守炼丹炉的童子,被观音菩萨以试练唐僧等人西行取经的心意为由,安排在平顶山为妖。也有小道消息称是因为一股来路不明的黄风,吹得兜率宫天昏地暗,金角大王便趁乱来到了平顶山。

原本是兜率宫中为太上老君看守炼丹炉的童子,与金角大王一起下界在莲花洞自立为王,统领着六百里平顶山。仰仗着从兜率宫中带来的宝物,治下精怪莫敢不从。

早前于终南山学道,后与鹿力羊力一道云游四方,恰逢车迟国久旱无雨。求得甘霖后,被车迟国王奉为国师。后与西行的天命之人斗法失败,丢了性命。而今似乎得高人施援,重生于平顶山。三兄弟中,排行老大。

早前于终南山学道,后与虎力羊力一道云游四方,恰逢车迟国久旱无雨。求得甘霖后,被车迟国王奉为国师。后与西行的天命之人斗法失败,丢了性命。而今似乎得高人施援,重生于平顶山。三兄弟中,排行老二。

早前于终南山学道,后与虎力鹿力一道云游四方,恰逢车迟国久旱无雨。求得甘霖后,被车迟国王奉为国师。后与西行的天命之人斗法失败,丢了性命。而今似乎得高人施援,重生于平顶山。三兄弟中,排行老三。

获取途径

平顶山

平顶山

平顶山

平顶山

平顶山

携带等级

飞升145级

飞升145级

飞升145级

飞升145级

飞升145级

携带技能

金角技能

逆击

攻击有祝福类状态的单位伤害结果增加10%;攻击本回合未出手的单位伤害结果增加10%
金角技能

高级感知

可以看见隐身和潜行的单位;物理命中率增加5%;对拥有隐身类技能和正在处于隐身、潜行状态下的目标伤害结果提高15%,且攻击时有20%几率清除选中目标的潜行和隐身状态
金角技能

高级敏捷

速度增加20%
金角技能

剑荡山河

群体物理攻击法术(30级以上作用2个目标、60级以上作用3个目标),玩家对战中成功击倒一个目标后将获得“紫金葫芦”技能1回合,使用该技能可令宠物目标2回合内无法行动
消耗魔法值:自身等级*2.5
银角技能

灵敏

物理躲避率增加10%,不受报复和逆击效果影响
银角技能

审判

将敌人击倒时,其神佑类技能或效果无效。对拥有神佑类技能的目标伤害结果增加20%
银角技能

高级连击

使用普通物理攻击时,55%几率对目标连续攻击2次;拥有此技能则对敌的所有物理伤害结果减少20%
银角技能

高级幸运

不会受到物理必杀、法术暴击或暗器暴击;并且法术躲避率增加10%
银角技能

高级冲击

攻击时,如果对目标造成伤害结果大于目标等级*5时,则有较大可能使目标停止本回合行动,对BOSS和玩家无效
虎力技能

强壮

气血上限提高:自身等级*2+25,受到毒类效果的伤害提高30%
虎力技能

高级强力

增加自身等级*0.8的攻击力
虎力技能

高级夜战

夜战能力,不受夜间战斗能力减弱的影响;夜间伤害结果增加5%
虎力技能

虎劲之力

使用普通物理攻击时,提高10%物理伤害结果;普通物理攻击处于防御状态下的目标,造成的伤害由50%提高为90%
鹿力技能

永恒

受到的辅助类法术持续效果增加2回合
鹿力技能

高级强壮

气血上限提高:自身等级*4+50,受到毒类效果的伤害提高30%
鹿力技能

高级自愈

接受气血治疗时,恢复效果提高30%,每回合末有50%概率解除毒类效果
鹿力技能

雨润丰泽

临时提高出手速度,令自身防御力、法术防御力提高30%且不受暴击影响,处于该状态下造成的伤害降低50%,持续4回合
消耗魔法值:自身等级*3
速率150%
羊力技能

神佑复生

死亡时,最高25%几率自动复活并恢复一半的气血。体质属性点数分配的比例越高,复活的几率越低;与鬼魂术或高级鬼魂术共存时,神佑复生技能无效。
羊力技能

高级法术
波动

法术攻击伤害结果在原基础上会有90%-130%的波动
羊力技能

高级厄运

攻击时,如果对目标造成的伤害大于目标等级*4.5,则有最低45%几率取消目标身上的随机一个祝福类状态,目标身上拥有的祝福类状态回合数越长,几率越高。对有幸运类技能的目标伤害结果提高40%
羊力技能

雷影重重

以雷系法术攻击单个目标,同时有35%几率使目标陷入“雷劫”状态三回合,处于该状态下回合末结束时有50%几率额外受到一次惊雷攻击(受自身加成效果影响),触发后状态消失
消耗魔法值:自身等级*3

动态展示

动态展示
宠物 宠物 宠物 宠物 宠物
萌宠日常背景-金角银角
金角&银角
车迟国三大仙
金角银角
金角银角
金角银角
金角银角
大仙
大仙
大仙
宠物原画
探秘平顶山
探秘平顶山
菩提金银 并蒂十里
  • 第一章
  • 第二章
  • 第三章
  • 第四章
  • 第五章
  • 第六章

事出有因

命运之转

一念成妖

挑拨离间

大错已定

并蒂十里

碎月清秋,翠绿的平顶山也已染上一层耀目的金色,金角抚手端坐在莲花洞内的金石椅上,杯中果酒随着洞门前一小妖的大叫之声微微泛起一阵涟漪。
“报~!”
“何事如此慌张?”望着面前大口喘着粗气的小妖,金角厉声询问道。
“报,报告大王,唐僧师徒四人已到平顶山脚下。”
“好!”听闻此话,金角将杯中果酒一饮而尽,“盼了这么久,总算是来了,听本大王口令,你速速去集结一众小妖,随本大王即刻出发,捉拿唐僧!”
“是!”
望着底下的小妖飞速散去,金角放下手中的酒杯,原本耸立的眉宇渐渐平复,清冷的目光朝向山洞之外,毫无月色的黑暗之地仿佛传来了太上老君悠长的声音。
“你真的不后悔吗?”

五百年前,云霄大殿之上,一众上仙纷纷交头耳语,望着仙篮中千年才成熟一次的菩提仙果微微皱眉。 “众仙家,就无一人可知此果该如何解决?”玉帝静静端坐着,原本平淡的神情染上了一丝焦虑。
“启禀玉帝,此果乃千年结成一次,是归列佛祖的不二之选,可如今一枚因受寒池之染,不再适宜位列仙班,不如将此枚舍下六道,将另一枚送去佛祖之处可好?”
听闻此言,玉帝蹙眉,沉默了好一会儿继而开口说道:“其他仙家也赞同月老的说法吗?菩提仙果乃千年一结,其意非凡,就如此掷下六道,是有不妥?”
“启禀玉帝,寒池之果恐难再出仙胎,重归六道也是无奈之举,且这二果并蒂而生,非神力不可分开,若要归回六道,也得二枚一同掷落才行,老夫认为,佛祖暂不缺座下弟子,二枚仙果应早入凡尘,若有仙缘,必将再列仙班。”
此时太白星君上前说道。
“真的别无他法了吗?”玉帝望着仙篮中的二果微微惋惜。“如此,就将按太白星君所言...”
“玉帝且慢。”就在此时,太上老君缓缓上前,阻止了玉帝将要说下去的话。
“哦,老君有何更好的办法?”
望着玉帝疑惑的神情,太上老君继而开口说道:“二果乃千年仙果,掷下六道实在可惜,如若此果可不用送去佛祖之处,老夫恳请玉帝能赐予二果,兜率宫内正有一金一银两鼎炼丹炉,眼下正缺少两名炼丹童子,此炉讲究阴阳相合,正与二果属性相符。”
听闻太上老君之言,玉帝沉默了些许,而后点头“如此,就将二枚仙果赐予兜率宫。”
“多谢玉帝。”听闻此言,太上老君连连作礼。

两百年后:
兜率宫内,银童子静静的靠在已熄灭的银炉上,水蓝色的纱裙在微白的月光下泛着点点星光。
望着她恬静的睡颜,窗外人小心翼翼的拉开轻舞的帘帐,却不料手上一滑,原本熟透了的仙桃重重的落在了地上发出“砰!”的响声。
银童子被“桃声”惊醒,黛色的眉轻轻蹙了一下,紧接着一双水汪汪的眼眸便带着些许胧松的睡意缓缓睁开。
一颗圆溜溜的仙桃此时就静静的躺在她的脚边。她轻轻的拾起桃子瞬间睡意全无,紧接着便瞧着那窗外的人道:“哥哥,你怎得又偷摘师尊的仙桃。”
“宫院里的仙桃此时正值熟期,我摘一个不打紧,况且,妹妹你不是最爱吃着仙桃吗?”金童子说着一个撑手便从窗外跳进了房中。
“你呀,若是等会儿师尊发现仙桃少了一个,肯定又要找我们问责了。”银童子说着便将桃子塞回了金童子的手中。
“妹妹喜欢吃便且拿去,师尊近日事务繁多,铁定不会再闲着去那树旁数桃子。你且放心吃了罢。”金角说着将手中的仙桃塞回银童子手中,而后便再次瞧着窗外的桃树道,“我看那树顶上的桃子长得也好,我再去一趟,把树顶最大的那个给你摘回来。”
“诶!哥哥,不用啦!”银童子话音未落,金童子便已经一溜烟的从窗边消失了。
银童子望着手上粉嫩的仙桃,嘴角不觉勾起一抹笑意,哥哥果真对自己很是上心。
忽然之间,随着一声门响,太上老君闲庭信步的走了进来,看到这一幕,银童子明显被吓了一跳,赶忙将桃子藏在了身后,随即朝着太上老君恭敬地行礼道:“师尊。”
“嗯,你怎得如此慌张的模样?”银童子惊吓的细节自然是逃脱不了太上老君的法眼。
“回禀师尊,徒儿刚刚小憩了一会儿。”银童子急忙捏了谎道,不然若是被太上老君知晓了金童子偷摘仙桃一事,断然会责怪于他。
“今日银炉丹药已成,你且好好休息罢。”太上老君说着疼惜望了她一眼,而后环顾殿内四周,“银儿,你可见到金儿的身影?”
“回禀师尊,徒儿并未看见。”银童子说着余光瞟了一眼窗外,茂密的桃树上,偶尔掉落下来几片零散的树叶,想来金童子已经爬到最高处了吧,念此,银童子有些无奈的叹了一口气。
“如此,你得空便帮为师去寻寻那泼徒,太白金星已在兜率宫内等取九转金丹,若耽误了良辰,老夫定会收拾他。”
“是。”银童子重重的低头说到。
得到了银童子的回答后,太上老君便摇了摇头,叹着气离开了。
见太上老君已经走远,银童子立马夺门而出,来到那颗硕大的仙桃树下叫到“哥哥!哥哥!”然树叶寂寂,无人回应,难道是他已经摘了桃,又去哪儿玩了?
这可怎么办?太白金星如今还在宫内等候,若是耽搁了良辰,哥哥怕是...银童子见状有些焦虑,她望向金童子守丹炉的内殿,那是她从未踏足过的地方。
她乃是寒池之果,太上老君耗费七七四十九日才将其培育出仙胎,但由于她自身的属性,她这一生都无法触碰到阳火,如若触碰则会当场殒命,灰飞烟灭。因此太上老君便派她守外殿以寒火孕药的银火炉,禁止踏足金童子所镇守的阳火炉内殿,以免触碰到炉子和仙丹。
银童子急切的在殿外徘徊着,候了一刻又一刻,但仍未见到金童子的身影。
“仙丹都是有瓶子装好的,应该没事吧。”她小声的低语着,此时宫中又传出太上老君急切的声音:“金童子!金童子!”
不能再等了!念此,银童子便蹑手蹑脚的走进了金童子内殿,很快便找到了九转金丹,她缓缓地伸出一只手指前往试探,好在,有瓶身的保护,并未发生什么。
银童子松了一口气,她立刻端起丹药朝着室外跑去,许是有些心虚,她未注意到脚下的门槛,随即整个人连同怀中的丹药重重摔倒在地,紫玉瓶裂,九转金丹四处散落,银童子几乎本能的想要接住这些丹药,早已忘却九转金丹乃是阳炉中的丹药。
随着银童子的一声惨叫,不远处仙露池边洗桃的金童子也如同反噬一般,心口一阵绞痛,径直掉入池中。待疼痛感散去些许后,他才慌忙的从仙露池里爬了上来,暗叫不好,连忙跑回了兜率宫,只是一切已经太迟。

“金童子求见太上老君。”
离那日灾祸已过七日,这七日太上老君追急练就银丹,以银丹为银童子护体才在阳火的反噬中暂且留住了她的仙躯。
金童子知晓原因后,几乎崩溃一般长跪在兜率宫前,除了一遍又一遍地恳求太上老君的相助外,已别无他法。
终在第七日,内室之门打开,太上老君的声音从门内缓缓传出。
“进来吧。”
“是。”听到熟悉的声音,金童子眉中一喜,连忙走进了内室,内室里飘散着熟悉的檀木香,太上老君此时便端坐在石案之上,见状,金童子再次跪下。
“金儿,你已跪了足足七日,可知错了?”
“回禀老君,弟子知错了,只要能让银儿回来,弟子愿意倾尽全力。”金童子重重低下了头。
“哎,银儿的大半仙魂已被阳火所噬,老夫已用固魂丹吊住了她最后一丝仙魂,如若此仙魂散去,她将魂飞烟灭,再无可能入六道轮回。”太上老君话罢后连连叹气。
“怎会如此...就无其他办法了吗?”金童子听到这里,只觉得心口一痛,仿佛有什么重要的东西正在流逝。
“你且别急,且令老夫道来,你与银儿本是菩提并蒂而生之果,心血相连,想要留住她那一丝仙魂,令她能够进入六道轮回,你需每日去往寒池边,取一勺寒池之水,与你的鲜血相融,喂食于她,够足七七四十九日,她便可重归六道。”
听到这里,金童子一愣,许久才略许嘶哑的开口。
“老君,难道就无他法能够再令她留在仙界吗?”
“别无他法。”
太上老君的话语如同一击击重锤缓慢却有力的捶打在金童子的胸口,他半晌后才轻声的说道:“弟子必当全力以赴,多谢老君相助。”

四十九日很快便过去大半,金童子忍受着被寒池之水侵入骨髓的痛楚,慢慢地将冰冷的液体舀入白玉瓶中,寒池边,菩提树金色的花蕊已经凋零,露出一小颗晶莹的果子,再过上百年果子便能成熟,再归仙班,只是金童子知道,那里面将不会再有银童子的存在。
让你重回六道真的是件好事吗?金童子将白玉瓶封好,定定地想着,若入肉体凡胎且还好,但进畜生道...想到这里,金童子摇了摇头,这是他的妹妹,且事情走到今天这一步,全因他所致,就真的没有万全的解决之法了吗?
就在此时,两名天兵经过菩提树下。
“那孙猴子的蛮劲还真大,李天王让咱们去花果山请那泼猴出山也不知是如何想的,人家师傅都不在意,这会儿不定在那白骨妖的温柔乡中享受着呢。”
“呵呵,那可不是,不过那泼猴到还有这几番本事,若不将它请回来,恐这西天取经之路便要断了,这一路上的妖魔也不知中了何等的邪,竟一个个不要命了都要扑腾上去。”
“那还不是为了吃唐僧肉呗,毕竟他可是佛祖座下金蝉子的化身,食之肉不仅能塑仙魂,还能长生不老呢。”
两名天兵说着便开始打趣,然这一切为金童子所闻倒是有些刺耳。
西天取经,唐僧肉,塑造仙魂,长生...不老!
如若能够令银童子再次苏醒,永生永世不再分离,一念成魔又有何不可?
念此,金童子握紧了手中的白玉瓶快步朝着兜率宫走去。
兜率宫内,银炉帐暖,银童子静静的躺在床榻上,若不是周边亮起阵阵蓝光,只叫人以为她不过是睡着了而已。瞧见这一幕,金童子握紧了拳头,手中的白玉瓶逐渐化为残碎,寒池之水一点一滴和着他掌心的鲜血滴落在地。
然而他仿佛没有任何感觉一般,快速地进入内室偷取了太上老君的五样法宝收入囊中,而后抱起沉睡中的银童子,低声而又坚定的说到:
“银儿...我们走。”
子时的天门台,受残月影响,法力逐减,且无天兵看守,是最好的下凡之地。太上老君正去南海与观音菩萨话会,要明日才回来,天时地利人和将将凑在了一起,金童子便觉,此番定是天意。
念此,金童子用法力将银童子包裹在怀中,而后跳下天门台,万般神力撕扯,他只觉灵魂仿佛震碎般痛苦。

金童子再次醒来,周边乃是一番半翠之色,自己已入凡尘。银童子毫无知觉地躺在他身边,周身的蓝光逐渐退去,连带着人影也模糊不已。
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看着似将消失的银童子,金童子全然不顾身上的痛,紧紧地将她揽入怀中,难道是因为下界,寒池之水和老君的法力都失效了吗?这可该如何是好?念此,金童子抬头望了眼天空,此番月色正好。
自己是断然不能够再入天宫,不然光是盗窃老君宝物这项罪,都够他受百年的天雷之刑,若他走了,银童子该如何?
正在金童子苦恼之际,身边的大树旁响起了一阵嗤笑声。
“何人在此?”金童子警惕地环视四周,厉声开口问道。
“嘻嘻嘻...你莫不是天上的仙?”就在这时,一只红尾狐狸从树后窜了出来,他看着金童子,眼角流过一丝狡猾。
“你是谁?”金童子说着将怀中的人更抱紧了几分。
“我乃狐阿七,是这山中的妖,我看你怀中那位仙者快要玉殒了,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?”狐阿七说着靠近了金童子几分。
“你...你有什么办法?”金童子皱了皱眉,他却是不太相信这只小妖有能力搭救自己的妹妹,可如今除了信它却又别无他法。
“离这平顶山不远处的压龙山洞里有着我们狐族的老祖宗—九尾狐,她在这世间可是活了千余岁了,必当有法子可以帮忙。”狐阿七说到。
“如此,若你要耍什么花招,可别怪我手下无情。”金童子狠狠地说到。
“不敢不敢,我一小妖怎敢与仙者相比?二位仙者且随我来。”狐阿七说罢便在前方引路,金童子将银童子抱起,半信半疑地随着狐阿七去往压龙山洞。
还未进压龙山洞口,金童子便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妖力,正当他想退缩的时候,一道妖藤从洞里伸出,不费余力便将他和银童子拖入洞中。
昏暗的洞内,长满青苔的石椅上,一名妩媚九尾狐仙正端坐于此,黑发松松挽在耳后,衬得皮肤更是白净无暇,看见他俩进来,嘴里不断的发出啧啧的笑声。
“阿七,这就是你说的那两名仙者吗?”
“是的,他们就是。”狐阿七邀功似的说到。
“仙气怎得如此孱弱?拿下去给小的分了吧。”那名九尾狐说完就欲闭眼休息。
“都听见了吗?老祖宗将这两仙人赏给你们了,还不快多谢老祖宗。”待狐阿七说完之后,洞内响起了一阵欢悦之声。
金童子这才察觉自己上当,望着蜂拥而至的小妖,他急忙喊到:“等一下!”
“嗯?”听到这里,九尾狐再次睁开眼睛望向金童子。
金童子遂即从腰间拿出幌金绳说到:“谁敢动?”
“幌金绳...”九尾狐眯了眯眼睛,“你是兜率宫的人?来这压龙山作甚?我狐族向来与天界无仇。”
“我的妹妹。”见身边的小妖望而却步,金童子咬着牙说到,“我想要救她,若你能助我,什么条件我都能答应。”
听到这里,九尾狐总算来了兴致:“就算我想要你手上的幌金绳,你也能给吗?”
“能。”金童子几乎没有考虑便坚定地说到,“不过你可别耍花招,我手里可不止幌金绳这一样宝物,若要硬拼,你定然是打不过我。”
“呵”听到这里,九尾狐忍不住笑了起来,“果然是一小仙童罢了,你放心,老身从未骗过人,且让我看看此女如何。”
九尾狐说着便走到了二人身边,只见她细细地瞧了银童子一会儿,而后叹气说到:“此女仙缘已尽,老身帮她不过是续上她那仅存一念的仙魂而已,过不了多久,她便会殒身,就算如此,你也要救她?”
“要救。”金童子肯定的回答道,“我会想办法,让她重归仙班的。”
“重归仙班?”九尾狐听到这里,眼珠子滴溜一转,似乎知道了些什么转而说到,“你这番从天界下来,又带着这么个病秧子,莫不是知晓那师徒四人要途经此地,想要吃那唐僧肉?”
见心魔被人揭穿,金童子瞬间语虚。望着他的模样,九尾狐更是坚定了自己的想法。
“没想到你能为她做到这一步,真真令老身刮目相看呢,一念成魔比一念成佛倒是要难的多,你这忙老身且帮了,不过老身还有条件。”
“你说。”话已至此,金童子倒也坦然了许多。
“为防止你后悔,老身在救此女时,需收回她所有的记忆,等到你取了唐僧肉,分给老身一羹,再将其余的宝物给老身之时,老身自然会还她的记忆,如何?”
金童子深知九尾狐开的是何不平等的条件,只是如今...他望着蓝光中逐渐消失的倩影,终究还是低下了头肯定的说到:“我答应你。”
有了金童子的许诺,九尾狐嘴角扬起一丝胜利的笑容,她挥动了一下手腕,法术从她指尖中流出,注入到银童子体内。原本将要消失的人儿开始渐渐的恢复身躯,不出片刻,那双水灵的眼睛便再次睁了开来。
“银儿!”看到这一幕金童子欣喜若狂,就在他正准备再要冲上去之时,银童子坐起了身,对着九尾狐妖喊了一句:“娘!”
她...她竟开口唤那狐狸作娘?
“诶,乖女儿。”九尾狐倒也坦然接受了这个称呼。
“为何?你施了何妖法?”金童子忍不住厉声询问道。
“你且莫慌,她承了我一半的法力,受气息影响现在在她的认知里,她就是九尾狐,唤老身做娘有何不可,依老身看你也趁早改了称呼,与她一同唤老身为老娘,这样,她才能够更快接受你哥哥的身份。”九尾狐眼睛眯起来,噙着得意的笑,“你们俩一个长着金角,一个长着银角,如此,娘便赐予你俩新的名字,金角、银角,倒也相衬。”
“银角,快来认认,这位便是你哥哥。”九尾狐对着银童子示意了一下。
银童子回过头来,望向金童子,眼底无一处波澜;“哥哥。”
“哦,对了,前几日山中小妖打探,不久那师徒四人便会路过平顶山,届时你二人可于那莲花洞中静候佳音,此番以你二人的功力,山中小妖皆可任你差遣。”九尾狐悠悠说道。
看着眼前的这一幕,金童子终是强忍住心中的不悦,低声说到:“多谢老娘。”

“所以,我们以前住在一个叫兜率宫的地方,那里有很多好吃的桃子?”温和的日光从洞顶洒了下来,映衬着银角白净的面容,彼时的她正拖着腮帮子,手指无意识地敲打着桌子,听金角缓缓道来他们的故事。
“嗯对呀,那个桃子可好吃了,我偷偷摘给你,师傅罚了我好几次你记得吗?”金角一脸期待地看着银角,迫切地希望她能够记起一点往事。
“嗯..”银角仔细地思考了片刻后摇头道,“不记得…话说我们九尾狐族还有兜率宫这种地方的吗,娘怎么没说过。”
“唉,算了。”金角闻言叹了一口气,“那我继续和你说我们以前的故事……”
“嗯...”银角无力地点了点头。
相比于金角的兴致昂扬,银角却是越听越乏,宛如机械般地轻轻回应着,不出片刻,便闭上了眼,睡了过去。
“银儿你知道吗?当时...”金角正说到兴头,却没想身边的人竟毫不在意,瞬间一股失望感油然而生。
“唉……”他重重地叹了一口气,伸手将银角脸庞的发丝拨至耳后,然后轻轻地朝着她说到:“你当真是不记得了,不记得兜率宫,不记得好吃的桃子,不记得我。不过没关系,我会等你,等你想起来。”
之后无论金角如何与银角提起仙界一事,银角都全然不知,仿佛一切都只是一场遥远而又绵长的梦。不过好在,银角的精神倒是一天比一天好,全然不像是将死之人,与金角相处在平顶山这许久日子,他俩的关系也不像是初时银角醒来时那么疏远了,银角全然接受了这个无微不至的哥哥。
月夜无常,太上老君的话若隐若即地飘忽在金角的耳边。
“我不后悔!”他坚定而又果决地于心中说到。

“我的乖女儿,你的哥哥可对你还好?”压龙山洞内,九尾狐轻轻地拍着银角的手,语重心长地与之话客。
“他很好,一直无微不至地照顾我,老娘放心便是。”银角面对九尾狐的提问,认真地回答道。
九尾狐挑了挑眉,看着眼前乖巧的银角,心底里泛过一阵暖意,在世间活了千余岁,可惜一直未有属于自己的子嗣,原来拥有一个女儿,是件如此幸福的事。
九尾狐抚着银角的头发,心里越发舍不得,唐僧四人即将要路过此地,若是被那金角拿得唐僧肉,寻得续命之法,他就要带走她的乖女儿了。
她当然不会让这种事发生,得来不易的幸福,怎会让它轻而易举地便流逝呢。
“乖,我的女儿,你和你那哥哥亲近,可要注意着点。你那哥哥看似对你好,其实都在利用你,娘亲与你说,他可是天上的人,与咱们狐族没有干系,他此番下凡,是为了夺那唐僧肉救他天上的亲妹妹,之所以对你好,也只是希望赢得咱们狐族的帮助罢了,哎,多是老娘没用啊,被一个小仙官压着,还得将你给赔了出去,你真正的亲人就只有老母亲一人。真心可别被错付了,不值得。”
银角愣了一下,她倒是不知金角还有个在天上的妹妹,也不知金角对她所有的好,只不过是为了利用她罢了,念到这里,银角的心坠了下去。
“嗯,娘,我知道了。”

回去莲花洞的路上,银角默默地坐在轿輾里,思忖着九尾狐所说的话语,自己所谓的哥哥是为了救自己唯一的妹妹而在欺骗自己吗?所有一切相处与友好都是假象?也难怪他一直与自己话兜率宫之事,自己全然不记得。
念此,银角紧紧地握住了拳头,饶是她这么好脾气,也感到怒火中烧。
莲花洞口,她远远地便瞧见金角在门口捣鼓着什么,银角下了轿輾,走近一看,才发现他竟在栽树。
“哥哥,你在干嘛?”
“栽树,这可是我好不容易找来的桃树苗子,你可喜欢吃桃子了,正好栽了给你吃。”
银角想起那日他与她说的往日故事,更是火上心头,想是他那妹妹喜欢吃桃子罢了,自己可没说过,何苦要将自己代做他人。
银角想着,一股无名怒火升了上来,她愤怒地一脚踢翻了刚栽好的树苗,狠狠地踏断枝干,“谁说我喜欢吃,我平生最恨吃桃子!”说罢便扬长而去。
金角愣愣地看着远去的身影,心里一阵泛酸,他静静蹲在地上收拾了残破的树枝,一言不发地丢到了树丛里。
“应该,应该是受九尾狐的气息影响吧……”金角坐在洞外,轻声安慰着自己,望着水一样的月色、连绵的群山、枯木的倒影。寂静的夜里,陪伴他的,却只有几声孤单的蝉鸣。

“哥?”
次日,银角寻着温暖的晨光踏出房外,便瞧见趴在桌子上的金角以及摆在石桌上的一大堆果子。
“妹妹,你醒啦。”金角显然被银角的声音所惊醒,只见他眯着眼挣扎着坐起来,脸颊和身上都沾着泥土,脏兮兮的,“来来来,你最喜欢的果子,我给你摘来了,别生气了。”
银角见状愣了一下,刚想说些什么,却又想起昨日的一幕,瞬间便将到了嘴边的话给咽了下去,冷漠地走上前望了一眼桌上的水果道,“谁说我喜欢吃这个。”
“九尾……娘,娘说你应该随她,她喜欢吃这个。”金角见银角还未消气,小心翼翼地朝她说着。
“二大王,这果子在这个季节可不好找,大王整个山林都翻遍了,才找到这几颗,你快试一下。”彼时,望见银角如此不解风情,一名小妖有些不忍心地帮着金角话语。
银角闻言看了看浑身脏乱的金角,心有不忍,她轻轻走过来拂了拂金角的衣服,擦拭了下他的脸,随即柔下了嗓子:“别傻了,这是娘爱吃的,又不是我爱吃的。”
“啊?那你喜欢吃什么我再帮你摘。”听此话后金角转身想往外走,却在还未迈出一步时被银角拉住:“不用了,现在的这些就很好了。”
金角仔细看了看银角,确定她气已经消了一半后,才小声地说道:“那,妹妹,你可别生气了好吗?”
“嗯,不生气了。”银角看着小心谨慎的金角,笑出了声。
“一会生气,一会笑的,你们女孩子可真难懂。”金角有些无可奈何地看着她,“你以后喜欢什么,不喜欢什么,直接和我说好了。”
“那哥哥什么都愿意答应我吗?”银角嘴角泛起笑容。
“那当然了。”
“我希望我们俩可以永远在一起。”
金角闻言,愣住了几秒,随即便抬头望见她清亮的双眸,直直地盯住自己。
“当然,我们会永远在一起。”

“报!两位大王,唐僧四人已经到了平顶山脚下。”门口滴溜进来一小妖,向金银二人禀报道。
银角举起茶杯的手停了半晌,只听见金角激动地对小妖说,“好!你速速去聚集其他小妖,随本大王捉拿唐僧,即刻出发!”
“是!大王!”小妖退下后,金角喜悦地对银角说:“太好了,唐僧四人终于来了!”
银角放下茶杯,神色平静,淡淡地说:“不过一个和尚而已。”
“传闻唐僧肉,吃了可长生。”
银角抬眼看向金角:“长生...哥哥就这么追求长生吗?”
“当然不是,是给你吃的,一口唐僧肉,可治百病,你身体不是不好吗?经常要娘度妖气给你,你忘了?”
银角闻言,沉寂地看着他,想起了娘亲对自己说的话,眼前的哥哥不过是利用自己狐族的势力,夺得唐僧去救他真正的妹妹罢了。
“你也听了娘说,那孙悟空极难对付,要是打不过拿不到唐僧肉那怎么办?”
银角知金角意已决,但她仍怀揣一分期待。
期待他说拿不到就永远留在平顶山。

“若真的拿不到,我便一同堕入轮回之道。”

银角神色暗了下来,放弃自身所有修为重新轮回,重塑肉身,这种牺牲是她难以预料的。
银角愤恨又嫉妒那个远在天宫病恹恹的妹妹,拥有了哥哥全部的爱。救不救她,与自己又有什么干系呢。想来“利用”是件挺委屈的事,应当要大闹一场。
但她舍不得金角,想起金角与她朝夕相处,对她无微不至,想起金角带她去山野踏青、林间闲步的时光。细碎的阳光洒落在身上带来暖意,风掠过树叶飒飒作响,她的哥哥笑起来脸颊有浅浅的弧度,盛着满盈的温柔。
这些记忆,是“利用”这俩个词所万万承载不了的。
她不想让他消失。

所以,还是有一点真心的吧,银角如此想着。
就当是为了那些幸福快乐,为了那些流逝的时光,为了那句坚定的承诺。
倒也不算真心错付。

“仅我一人去就可,也能将那唐僧拿回来,哥哥你只需好好看着便罢,无需插手。”银角念此后,便带上玉净瓶,站起身来。
“拿那唐僧肉自然是需要咱兄妹两齐心协力,仅靠你一人万是不可。”金角见状急忙也站起来。
“不必了,哥哥是不相信我的实力?我堂堂平顶山二大王这点能力都没有?”
“不是,我不是这个意思……”
“哥哥,你只要信我就好。”未给金角更多开口的机会,银角已经领着一众小妖离开了莲花洞,见此状,金角只能派几名小妖偷偷尾随银角,若有不测,及时放信号禀报。

一炷香的时间,银角和众小妖就已经绑着猪八戒、唐僧、沙和尚和白龙马带了回来。
“没想到妹妹竟如此厉害。那孙悟空必定难缠,你是如何降服他的?”金角惊讶地说。
“自是用计,此番他已被我压在山下动荡不得,哥哥你且放心罢,现在我便差个小妖将那羊脂玉净瓶和紫金葫芦带去,收了那孙悟空。”银角说着便将两样宝物递给了贴身小妖。
可没半柱香,刚刚的两名小妖捧着一硕大的葫芦归来,说刚刚用羊脂玉净瓶和紫金葫芦
换了个能装天的葫芦。
看着眼前愚蠢的小妖,金银角已知道那是孙悟空使的诡计,金角心急如焚:“我二人缺失两件法宝,着实无法与孙悟空抗衡,你俩个速去压龙山请老娘过来,老娘手中有幌金绳,得此,或许还能与那孙猴子周旋。”那二个小妖听后,便急急忙忙地领了命飞速跑出洞外。
看着不停踱步等待的金角,银角安抚住他:“哥哥别急,等老娘来了,幌金绳到手,还怕对抗不了那孙猴子吗?”
“放心好了,”银角倒了杯茶递到金角面前,“哥哥想要的,我都会帮你得到。”
“妹妹如此厉害,哥哥看来是得仰仗着妹妹了。”金角打趣着说,“那妹妹可有想要的东西,哥哥也会帮你得到。”
银角低下头,收敛了神色:“我只消你记得那句承诺就好。”
“什么……”金角正想搭话,便听见外面小妖呼叫,原是那九尾狐来了。
“我的乖女儿,老娘听说你们已经捉了那唐僧,这唐僧可在哪儿?”九尾狐说着四处打探着。
“老娘,我且带你去看看。”银角说着便迎着九尾狐朝那莲花洞的深处走去。
九尾狐见了被绑着的猪八戒,便上前去拨弄起他来,猪八戒骂骂咧咧地说道:“你这该死的猴子,不来还好,一来还得戏耍俺老猪...”

闻此言,金银角大惊失色,看来这九尾狐半路便被这孙悟空给劫糊,怕是已凶多吉少了。
“你这破猴子,还我娘亲!”失去九尾狐,银角固然痛楚,她望着已经变回原型的孙悟空,迅速追着他去到了外面。
“妹妹!”金角见状着急,正想追出去,二人却已没了踪影。
很快,银角便追着孙悟空去到了山脚,银角捏了个决从孙悟空处抢回了幌金绳,捆住了孙悟空。
“呵,破猴子,这回看你哪里跑,哪怕你再有本事也挣脱不了幌金绳。”银角说着从孙悟空的身上搜出了紫金葫芦和羊脂玉净瓶。
“这两宝物我就拿回去了,等我吃了唐僧肉再来收拾你。”银角说完后飞速地回到了莲花洞。

金角见银角将两宝物拿了回来,又降服了孙悟空,自然是喜出望外,如今九尾狐一死,吃了唐僧肉后,他们便可重回天宫。
“哥,唐僧已经抓到手了,你快点拿着他的肉,回天上去救你的妹妹吧。”银角放下宝物,对着金角说。
“天上……你在说什么。”金角还未答话,忽听一声传报,“报!禀报大王,外头有一行者孙自称是那孙悟空的同门兄弟,此时正在外叫门!”
银角迅速站起身来,金角扯住她:“这孙悟空同门兄弟怕是也难以对付,你一人去不行。”
“哥。”银角掰开他的手,“在还未生出更多事端前,你快去把唐僧肉割下来,否则那猴子的同门兄弟一个接一个,我们根本耗不过。”
金角迟疑地望向唐僧的方向,再回头时,银角已经走到门外,“哥,我说过,你想要的东西,我都会帮你得到。”
“如果你也是这么想的话,那就太好了。”

听到这句话,金角愣了几秒,等他缓过神来的时候,银角已然不见身影。
平静了下心中的情绪之后,他仔细的思考着小妖那句话..行者孙..孙悟空的同门弟弟?正想在此,忽然之间,手中的羊脂玉净瓶化为一根猴毛飘下,不好,这明显是陷阱,金角立刻飞出莲花洞。

回到那熟悉的山脚,银角见那孙悟空还被幌金绳绑着躺在地上,便松了一口气。行者孙此时就站在孙悟空的旁边,一口一个喊声倒是着实震人。
“银角大王,快将俺师兄解开,不然,俺叫你尝尝厉害!”行者孙说着从身后拿出一个与银角大王手上一模一样的紫金葫芦。
“紫金葫芦?”看到他手中的葫芦,银角一震:“你为何会有?”
“俺这只与你那只乃是仙藤并蒂而生的葫芦,只是俺这只是公的,你那只是母的,不如,俺且先让你叫唤三句,你若能收的住俺,这只公的也给你。”
看着行者孙如此自大的模样,银角不觉得笑了起来,她未见过如此蠢钝之人。
“如此,你可别后悔!”话罢后,银角举起手中的紫金葫芦大叫道:“行者孙,行者孙,行者孙!”
“爷爷在此!”行者孙气定神闲地站着,而银角手中的葫芦,却无半分动静。
这不可能!银角见状捣鼓起手中的葫芦来,为何会没用?
“没想到兜率宫的童子如此蠢笨,竟被一只老狐狸耍得团团转,俺老孙着实开了眼界了。”行者孙说着大笑了起来,同时原本躺在地上的孙悟空也化成了一根猴毛。
“你说什么?兜率宫?!”银角被此话惊住,还未等她反应过来,孙悟空再次开口说道:
“现在该到俺老孙了,不过你死之前,老孙就当做一件好事,那日隐身潜入你洞中,听到你和小妖说要成全你哥哥去救她天上的妹妹,看来狐阿七所言不假,你确实已经忘记了。”
孙悟空拿起紫金红葫芦将葫芦口对准银角:“银角大王!哦不,你还有另外一个名字,兜率宫银童子!”
“你说什么?”银角还未反应过来,一阵强烈的仙气便已将她吸入紫金葫芦之中。
“妹妹!”刚好赶到的金角声嘶力竭地喊着。
“金童子,我恰好要寻你,你倒自己来了。”孙悟空拿出幌金绳,将他捆了起来,重重地摔在地上。
“孙悟空,把银童子放出来!!!”
“你们两个妖精,在天上好好的兜率宫童子不做,偏要下凡胡作非为,俺老孙今日就要教训一下你们,受死吧!”

紫金红葫芦内,银角眼泪“簌簌”地往下掉,那些在天宫玩耍的年少时光,隐约出现在梦里的绮丽繁华,金角与她说的故事,原来都是现实。
她应该感到要幸福圆满的时刻,却被死亡侵蚀着骨骼。她所爱的,所珍惜的,终是一个也没留住。
不过人这一生不知能得几颗真心,她算是握住了,最宝贵的一颗。

银童子再度醒来时,正安稳地躺在兜率宫的床榻上,听闻是太上老君和观音菩萨早已寻得续命之法,救了她的身躯和魂魄回来。九尾狐已去,她也拿回了记忆。
窗外的桃花又开了,又快到了桃子成熟的时候,一切如常。
只是她见不到金童子的身影了。
太上老君救了他俩回来后,玉帝便以金童子偷盗宝物,私自下界,阻扰唐僧师徒取得真经为名,将其罚入天牢受天雷之刑,原本玉帝是判两人共罚,一人四百年天雷之刑,但在金童子苦苦哀求下,最终太上老君念银童子体弱,允许金童子代为受罚,共计八百年天雷之刑。

八百年后
“银童子又等在这里呀?天牢清冷,仙子身体孱弱得多注意些。”两名仙娥路过,见在天牢外等待的银童子,出声问道。
“嗯。多谢仙子叮嘱。”银童子笑着回答,轻轻握住了手里的仙桃,又是一年花开,八百年日日守花期,不知金童子何时才会归来,这八百年里,她从太上老君那儿习得了仙桃的栽种之法,而近期正是果实成熟之时,她希望他能第一个尝到她亲手为他而栽的仙桃。
整整八百年,金童子被关在雷牢之中,每日受千道天雷,那宛如震碎人灵魂的痛楚,却令他对银童子的思念之情更深了几分,还有多少日,才能见到她呢?
银童子望着天牢密闭的大门,焦急地等待着,按照师尊的说法,八百年后的今日就应该是他归来之时,难道师尊也有算错的时候?
念此她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转头望向阶梯,蔫蔫地说,“难道这第一颗桃,最终得我自己食之吗?”
“妹妹。”
忽然间,一阵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,银童子猛得一个转身,直直地跌入一双金色的眸子里,金童子穿着素衣,嘴角噙着笑勾起浅浅的弧度,伸手摸了摸她的头。
“我们回家吧。”
又是一阵清秋,温暖的风吹着落叶卷入寒池,寒池边翠绿的菩提树上,新的菩提果已经结成,一金一银,并蒂十里。